冰公主 作品

第三百八十三章:給我老實點!

    不,不能去!我還有文件要送!”凈舒整個急了,顧不得正在流血的腳,硬是撐起來把文件收好。

    “跑,我讓你這小姑娘跑!現在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了,要申冤的話到警察局說去!”司機大叔趾高氣揚,伸手就要抓凈舒的手。

    一手攔在凈舒面前,抓著了司機大叔的手,張海冷聲道:“這位阿叔,說話不用動手。干什么呢你!”

    被張海一吼,大叔氣焰降了幾分,嘴里還是不服氣道:“我這不是擔心她想跑嗎!”

    “這么多人,她一個小姑娘,腳又受了傷,能跑到哪里?”張海說著,轉身對警察道:“兩位警察同志,能耽誤你們幾分鐘時間么,我問這小姑娘幾個問題。”

    見張海一身軍裝,警察也不好意思不給面子,點頭道:“麻煩這位首長快一點。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

    張海點了點頭,對凈舒道:“你是世界時代周刊的人?”

    “是的。不過我還是實習生。這份文件很重要,我要趕緊送過去。如果不信的話可以打電話的……”說到這里,凈舒瞄到摔在地上破破爛爛的手機,無奈道:“我手機已經摔爛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號碼,你可以打過去問一下的。我叫凈舒,我上司是世界時代周刊的主編助理,夏凝。”

    嫂子?!

    張海雙眸一睜,連忙道:“什么手機號碼?”

    凈舒想了想:“首長,能把手機給我嗎?我把號碼給你。”

    張海拿出手機,凈舒接過,在手機上按了一連串號碼。張海一看,正是嫂子夏凝的手機號碼。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吧,這事交給我處理。”

    張海起身走到警察面前,小聲對警察說了幾句話,只見警察的面色一變,立刻對張海敬了一個禮,一臉的敬畏。

    “是的首長,我們知道了。小姑娘傷得不輕,趕快送醫院處理吧。至于這司機,”警察看了一眼大叔:“我們會秉公執法的。”

    “那這事就麻煩兩位了。我先帶那小姑娘到醫院去。”張海拍了拍其中一位警察的肩膀,走回凈舒面前:“走,到醫院去。”

    “這位首長,”凈舒抓著張海伸過來的手臂:“能不能先送我到XX公司去?我把文件送到那里后,我自己會去醫院的。”

    看著凈舒流血的腳,張海眉頭緊皺:“你這傷……”

    “麻煩你了!”

    對上凈舒一臉的祈盼,張海無奈,只得先答應下來。扶著凈舒到一旁停著的騎士十五世里。

    看到那車,圍觀的人群里傳出不少抽氣聲。天,這車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喂!!那人怎么跑了!警察同志,那小姑娘可是碰瓷的……”

    “人家碰瓷的還能認識這樣的軍官?”警察冷聲道:“將你的駕駛證拿出來。”

    大叔傻了眼:“怎么查我了?”

    “你撞了人。不查你查誰?慢著,你這車牌還沒年審是吧?”

    聽到這話,大叔心虛了:“這……這工作忙的暫時沒時間……”

    “沒年審,撞了人。扣六分。來,跟我們到公安局去。”

    “什么?!”大叔傻了眼:“扣六分?!”

    張海朝凈舒遞去一個小型醫藥箱:“里面的東西會用吧?傷口先處理一下,感染的話就麻煩了。”

    “謝謝。”凈舒接過,打開醫藥箱,取出一瓶消毒藥水,沾了醫用棉花就往傷口上洗:“嘶……”

    這聲音,聽得張海心里微微一揪:“我們還是先到醫院去吧?”

    “不不不!”凈舒使勁搖頭:“XX公司快到了,也差不了這點時間。沒事的,我學過包扎,很快就好了。”

    說著,凈舒熟練的處理著自己的傷口,這手法,張海看著微微吃驚。

    “你經常受傷?”

    “嗯。上學訓練的時候會受傷。”

    “你練過武?”

    凈舒微微一頓,抬頭看向張海,猶豫了好一會才道:“學過一點防身。到了,麻煩首長停一下車。”

    “嗯。”停了車,見著拿了文件就往外跑的凈舒,張海忍不住說了句:“小心,別跑那么快,你的腳有傷!”

    凈舒跑得很快,絲毫看不出腳是受了傷的,張海嘆了一口氣:“還真有這么拼命的小姑娘。”

    考慮到凈舒的腳傷問題,張海決定等她下來,五分鐘后,凈舒走了下來。腳有點一拐一拐的。

    張海眉頭一皺,下了車走上前扶她。

    “咦?首長你還沒走啊?”

    “你的腳傷著,來,我送你到醫院去。”

    “不用了。五點還有個會要開呢。時間不多了,等會開完會下了班再去醫院不遲。”

    聽到這話,張海真服了:“別的小姑娘蹭破點皮就痛得呼天喊地的。你倒好,傷成這樣還好像沒事發生一樣。給嫂……給你領導打個電話報個工傷不就行了。”

    “不!”凈舒堅決的搖頭:“這么小的事情我都出漏子,那別提其它事情了。首長,我是真的很想在世界時代周刊里工作,不能因為這件事情給扣分了。再說這又不是什么大傷,緩一會沒事的。”

    “我相信你領導是很通情達理的,你不用這么緊張……”

    “首長,你不懂。”凈舒抿了抿嘴道:“事情有點麻煩。不過謝謝首長今天的幫忙。首長能給我電話號碼嗎?等我好了我請首長吃頓飯。”

    “哈哈哈!”張海笑了起來:“一點小事而已,不足掛齒。要見面的話以后肯定會有機會的。老實說,我認識你上司。”

    “什么?!”聽到這話,凈舒驚訝得瞪大眼睛,想了一會才道:“首長,你能不能答應我件事情?”

    “什么事?你說。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广东时时11选5直播 彩票屠龙是什么意思 扑克21公式 重庆时时彩网 复式投注计算器 约彩365客服投诉电话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赛车北京pk10官网冷热 体彩排三6码组六遗漏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稳定计划app下载 bbin的网站 棒球 什么生意挣钱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