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公主 作品

1642:在提防著誰?

    夏凝的話讓逆閻心里一緊!

    小鳥的臉色一片黯然。

    夏凝輕咳了一聲:“咖啡不錯啊,想不到小鳥是個暖男啊。”

    “小鳥他很溫柔的。”逆閻立刻轉移話題:“和他在一起的這幾天,是我感覺到最幸福的……”

    “那你想和小鳥一直幸福下去嗎?”

    逆閻看了一眼小鳥,思考了幾秒鐘,然后點了點頭。

    “像逆小姐這么聰明的女人,應該知道我這次來找你的意圖。多‘認識’一個朋友,也就多了一條后路。小鳥是我丈夫的護衛隊長,我當然也希望逆小姐和他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

    這話中有話,逆閻臉色一片沉凝。

    “嫂子,”小鳥開了口:“其實這次小閻能來中國,首長也作了很大的安排。我只想和小閻平平安安的。如果易首長有事找,我和小閻是一定會回去幫忙的。”

    小鳥言下之意,就是他是聽易云睿的。

    逆閻是他的女人,當然也聽易云睿的。

    夏凝挑了挑眉:“我當然明白。你是首長的人,當然聽從首長的命令。看來我在這里不太受歡迎哪,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夏凝站了起來。

    “嫂子,我并沒有這個意思!嫂子不要誤會!”小鳥有點急了:“嫂子我不會說話,你不要介意……”

    “我沒介意,也不會誤會什么,”夏凝緩緩的說著:“我說了,你是易首長的人,你聽從易首長命令是很正常的。逆小姐,你說對吧?”

    逆閻點了點頭。

    “你已經是小鳥的人了,中國有句俗話。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老來從子。你來到中國就要入鄉隨俗。不過像你這么有能耐的女人,要讓你遵從中國的老習慣,可能會有點難度。不過不要緊,慢慢來吧,畢竟你跟小鳥是過一輩子的。”

    逆閻眼眸快速掠的一閃:“是的,不急。我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去習慣。”

    “以后感覺悶了,大家都是女人,可以聊一聊。”

    “好,以后肯定會有很多機會聊一下的。”

    夏凝笑了笑,轉身離開。

    直到夏凝走到門口,把門關上,然后離開,小鳥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

    他沒跟嫂子說再見!

    這是一個非常沒禮貌和素養的行為!

    小鳥剛想說什么,一轉頭看到逆閻陷入一片沉思,他的心一下子慌了:“小閻,你在想什么?”

    “沒在想什么,在發呆啊。”逆閻抬頭朝他眨了眨眼睛。

    “不,你不會發呆的,你究竟在想著什么?”

    逆閻輕舒了一口氣:“傻瓜,我能想什么啊。只是在想夏公爵怎么會故意來找我。”

    “嫂子她……”小鳥頓了頓:“這個我不太清楚。”

    他不太清楚,也不敢去猜。

    嫂子是首長的妻子,嫂子的心思,不是他能隨便想像的。

    “小鳥啊,我覺得夏公爵很親切啊。一點架子也沒有。”

    “嫂子是個很好的人。”

    “所以呢,和夏公爵交朋友,應該很有趣。”

    小鳥眼睛一瞪,真的要交朋友嗎?

    逆閻笑了:“傻瓜哦,我要留在中國很久很久的,不可能一輩子除了你一個朋友也沒有啊。”  嗯……這樣說是沒錯。

    “我……我盡量逗你開心。”

    “不是只有你努力就行的。這樣你會很累的。再說你現在是陪著我,過段時間易首長可能會叫你回去的。那時候你回去呢,還是繼續和我在這里隱居?”

    “那邊我已經辭職了。”

    “辭職只是做給別人看而已,”逆閻喝了一口咖啡:“你的前途肯定不止于此。”

    其實她很不喜歡賈斯小看小鳥的樣子!

    她很討厭,她恨不得將賈斯的臉撕碎!

    竟敢小看她的男人?

    OK,終有一天她會讓他后悔的。

    “小閻,”沉吟了一會,小鳥覺得還是把話說清楚:“我們能安全回來,是易首長的安排。易首長是我們的恩人。所以以后做什么事都不能對不起易首長。”

    逆閻一片驚訝:“怎么突然說這樣的事?”

    “因為……”小鳥有些支吾。

    他直覺上覺得嫂子今天來是很有目的的!

    如果要效力,他這輩子只替易云睿效力!

    其實小鳥不說,逆也清楚小鳥想表達些什么。

    “放心啦,你是我的男人,我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么。”

    小鳥嘴唇抿成了一條線,他緊緊的握著了逆閻的手。

    看著兩人兩手緊握,逆閻心里有著另外的思量。

    狡免三窟,她不能在一棵樹上‘吊’著。

    小鳥是易云睿的人,他一輩子效忠易云睿,這并不代表她也要這樣。

    如果真是這樣,她又何必從第二聯盟國出來后,直接和小鳥在一起?

    她大可以對小鳥說一聲‘謝謝’。

    她不愿意,誰又能讓她愿意?

    再者,為了兩人的安全,她得多找幾個靠,山。

    剛才夏凝已經將她的好意‘釋放’出來了,她看得明白。

    說實話的,她感覺夏凝實在是太低調了。

    這個女人明明有著逆天的能力,為什么偏偏甘心躲在一旁呢?

    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絕對跟易云睿有關。

    就像小鳥剛才那個樣子,其實夏凝也沒有說些特別出格的話,小鳥的態度和表情完全變了。

    就像夏凝要做些對不起易云睿的事一樣。

    她是來和小鳥一起的,并不是和易云睿一起的。

    既然小鳥‘辭職’了,就得有個重新開始。

    夏凝說得對,賈斯不可能就這么輕易放過她。為了小鳥和她的安全,她必須要想辦法!

    ……

    坐在車上,夏凝突然笑了起來。

    “主人,怎么了?”卡羅琳關心的問著。

    “你剛才看到小鳥的態度了吧?”

    “看到了,小鳥在顧忌著你。”卡羅琳一針見血的說了出來。

    “沒錯,他看我的表情,就像我會把逆閻教壞了似的。”

   &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排列三码最大遗漏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 炸金花安卓版 时时彩一码选号方法 江西新时时官网 黑杰克21点游戏下载 极速3d计划网站 pk10彩票是不是骗局 时时彩教程图片 多盈娱乐APP 大神娱乐最新版下载 理财买大小单双是骗局吗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40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心水资料6肖6码 可以看牌抢庄的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