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打賭

    店里任何東西被偷走,她得要照價賠償。



    宓妮妮翻了一個白眼,敢情眼前的美女誤認為他偷東西了!



    她嘟著嘴,也沒生氣,臉上的笑容卻是從消失了。



    “好,我的背包可以讓你檢查。如果檢查不出來的話,你們的店要怎么賠償我的名譽損失?”



    “如果檢查不出來的話,只是證明了你的清白,談不上賠償的問題。因為我剛才從閉路電視里看到你將東西放進你的背包里面了。”美女店員指了指宓妮妮的白色背包。



    雖然這個少年長得很帥氣,但該按程序辦事的,就得按程序辦事。她可不會受任何誘惑的。



    這里出了問題,不少客人的目光已經集中到兩人身上,看著這種情況,美女店員的態度只得放強硬。



    宓妮妮冷冷一笑,敢情她今年犯太歲了,不就是出個門到離家不遠的書屋里面逛一逛,這樣也會被人誤以為她偷盜。



    “美女,你應該是看錯了,那是我的錢包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彎身將它拾起而已。”剛才就是因為手機響,她拿手機出來的時候,連帶著錢包一起拖出來,然后掉到了地上。



    說完這個電話后,她才發現地上的錢包,彎下身的時候,剛好某書架上的一本書引起了他的興趣,她看了看書,將書放了回去,然后撿起了地上的錢包。



    “解釋的借口好多種,我都聽厭了,小弟弟,我不為難你,只要你把背包打開讓我看一下就行了。”



    宓妮妮臉色一正:“我重申一次,我沒有偷任何東西。你檢查我背包的理由不成立,再說你有什么資格檢查我的背包?”



    她最討厭被人誤會,而且這次被人誤會的還是一個賊!



    她忍到現在已經是很好脾氣了,如果這個女人再不適可而止,別怪她不客氣!



    “你不讓我檢查,分明就是作賊心虛,好,我可以不檢查你的背包,接下來我可得報警了。如果你現在讓我檢查,就算你的偷了書,我可以不追究,只通知你的家長,讓你父母再好好教育一下你。”先禮后兵,敬酒不喝喝罰酒!對于涉世未深的高中生來說是最有效的。



    然后她再多說幾句恐嚇的話,這個小男生準得將東西乖乖的交出來。



    對著美女的強硬態度,宓妮妮一臉好笑,眼前的姐姐是很美,就是不會做人做事而已。



    “首先,我沒有偷東西,你硬是說我偷,這是誣陷。然后,我肯定不會讓你檢查我的背包,你可以立刻報警。繼而,我希望警察叔叔來為我主持公道,我肯定是不會放過你的。最后,如果你現在馬上道歉的話,我什么事情都不會追究。我話說完了,你好好考慮。”她說話的速度很慢,臉上看不出一絲生氣的痕跡,但眼底深處的卻隱忍著即將爆發的怒火。



    美女店員一愣,聽著小男生說的話,她已經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不然這小男生為何說得這么理直氣壯的……



    但是現在圍觀的客人越來越多,美女店員實是拉不下這個臉。



    一咬牙,美女店員說了句:“ok。那就報警處理吧。”



    正當美女拿起座機話筒的時候,這時候一把聲音響起:“發生什么事了?”



    眾人轉頭一看,一名身材高大,非常有霸道總裁范的男人走了過來:“為何要報警?”



    驚動了自己的boss,美女店員一臉的恭敬:“荊先生,我從閉路電視里看到這個男生偷了我們店里的書,我讓他打開背包檢查,他就是不肯,還威脅說讓我報警。叫警察過來主持公道。”



    荊刑看向眼前的小男生……噢不,準確來說,這是個很像男生的秀氣小女生。



    “阿瑩,她是女孩子,不是男孩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一臉英氣的,但那細致的五官,還有那一身屬于女孩子特有的纖細之氣,敢情同為女孩子的阿瑩,怎么會認錯?



    “他是女的?!”阿瑩一臉詫異。不由得重新打量著眼前的人。



    宓妮妮看著荊刑,眼睛一閃,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句話沖口而出:“荊叔叔!”



    聽到‘荊叔叔’三個字,荊刑微微一愣!



    “你叫我什么?荊叔叔?你認識我?”荊刑一臉的詫異,他認人的能力極強,但是他腦海里好像不太認得眼前的小女生。



    “我當然認識你啊,荊叔叔!”



    宓妮妮叫得非常親昵,尾音還微微的翹起來,聽得荊刑臉上條條黑線劃落。



    他什么時候有了這么一名清秀的親戚?



    “咦?”宓妮妮一臉詫異,荊叔叔不認得她?



    那荊叔叔怎么知道她是女生而不是男生?



    荊刑很認真的看著宓妮妮一會,然后坦白道:“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了。”



    “好吧,我是荊小可的同學,我叫宓妮妮。當時我們舉行畢業禮的時候,你在場啊。你也幫著我們照畢業相呢。”畢業的那天宓妮妮印象非常深刻,荊叔叔這身材,還有那深遂的樣子,一出場就是眾人眼中的焦點。



    荊刑才想起來,呵,那天這么多小朋友圍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他是不記得有宓妮妮這一位了。



    荊小可是他弟妹的女兒,今年大學畢業。



    因為他遞交了請辭,所以有時間回來出席荊小可的畢業禮。



    “或者是,”荊刑拍了拍宓妮妮的帽子:“你戴帽子了,荊叔叔認不出來了。”



    問題事實是,無論宓妮妮戴不戴帽子,他都認不出來。



    那天的同學太多了。



    “沒事,我認得荊叔叔就行了。”宓妮妮看向阿瑩,看她還報不報警,怎么解決接下來的事。



    “客人都在看書,我們幾個不太方便在這里說話,來我茶室吧談吧。”



    說實話的荊刑年齡上是大了些,但這身材和樣貌是沒得說的,而且透著一抹成熟男人的穩重,看得宓妮妮很是著迷。



   &nb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彩经网十大专家杀号 欢乐彩票app是正规的吗 四川麻将技巧 时时彩购彩平台排行 北京pk10走势技巧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 香港极速6合计划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pk10直播现场 娱乐棋牌 龙城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时时彩为什么不能倍投 冰球突破赢钱技巧 立博网上娱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