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風徐徐 作品

18.第530章 女記者7

    [第15章第十三卷準縣長]

    第542節第530章女記者7

    說話間有兩個小青年走進了快樂小屋……

    他們走到柜臺看都沒看,就說來兩盒日本進口的套套,說著把錢往柜臺上一甩。

    老板娘馬上笑臉相迎,來了來了……

    小青年什么也沒有說,拿著就走了,顯得那么的熟練和隨便。

    看著小青年的背影,趙亮亮掉頭找老板娘,剛想說話,一個比較苗條的女人走了進來。

    趙亮亮以為她是來買快樂器的,但是她并沒有盯著柜臺看,而是上上下下把趙亮亮打量了個透徹,這才微微一笑說:“你好!”

    趙亮亮借著房間明亮的燈光看了女人一眼,只覺得她應該在二十五六歲左右,穿著料子雖然不算高檔,但是時尚前衛,身子顯得很苗條,胸前的房房倒是一般,但是嘴唇很厚,也很鮮紅,眼睛大大的,涂有深藍色的眼影,手指甲被涂上藍色,就像是藍色妖姬,整個兒打扮得很是艷麗,也顯得性感,給男人還是有點欲0望的想法。

    “先生,您想試要不就開始吧?她就是我女兒,試完了她還要回家去。”老板娘見趙亮亮發呆,拽了他一下提醒到。

    “小妹,那麻煩您了!”趙亮亮回過神來客氣地沖小女人說到。

    小女人笑了一下也不多說話,和老板娘一起把那些東西拿著往里面的房間走。

    趙亮亮忙跟過去,只見后面的房間里有個簡單的床,窗戶邊是張小桌子。

    “媽,你去把店門關了,免得我一會舒服起來亂叫!”小女人吩咐了老板娘一聲就開始**服。

    老板娘愣了一下沒好氣地說:“還亂叫?你想要多舒服?只是試試,你可別叫出聲來。”

    小女人不耐煩地翻了個藍眼說:“這事誰能說的上?你還是去關上!過去你試的時候不是經常會亂叫嗎?真是的!”

    “別胡說,我這就去關門!”老板娘慌忙白了女兒一眼,轉身去關門。

    小女人沖趙亮亮一笑,躺在床上說:“老人家就是麻煩!你想試什么就試吧,我會好好配合你的!”

    趙亮亮剛要說話,老板娘就走過來說:“關好了,先生,可以開始!”

    趙亮亮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老板娘,又看了一眼已經脫的只有**和奶罩的女人,甜了好幾下嘴唇。奶奶的,這一老一少一起給自己演示,還真有些刺激呢。

    小女人深深地吸了口氣,換上滿臉的笑容,拿起那個粉色的振蕩器說:“先生你看好了,我就先從最小的給您開始演示!”

    趙亮亮點了點頭,看著小女人笑了一下,喉嚨發干地說:“大姐你隨意,我只看看怎么玩就好!要是您忍不住想舒服了就別顧忌太多,兄弟我是結果婚的人,什么都知道的!”

    聽了這話,老板娘對著女兒說道:“開始吧,別磨蹭了!”

    小女人微微一笑,親了一口那個振蕩器,看著趙亮亮說:“這個寶貝的名字叫振蕩器,主要作用是**。”小女人說著按動了一下上面的按鈕,那東西就嘟嘟地動了起來:“這個按鈕除了是開關作用,還能調節速度!如果你想慢慢享受就開慢一點,如果你想刺激一些就開快一些。”

    趙亮亮心里莫名地激動了起來,身子往前挪動了一下。

    小女人又親了一口那振蕩器,然后將其放在了自己的兩腿之間,隔著**摩擦了起來。

    趙亮亮這才看清楚,小女人穿的是件很薄的三角**,幾根不安分的毛毛從**上鉆出來。小嘴的地方略微突出來一些,看上去還比較誘人。

    “這個振蕩器可以塞到女人下面去,它的作用跟男人那東西有點象,會讓女人舒服。不過在放進去之前,最好還是先在外面**一會,尤其是外陰上部這里,這里多**幾下,女人一樣會達到高潮。”小女人說著就把振蕩器放在兩腿偏上一點的地方。

    趙亮亮看著那個嘟嘟響的小東西,剛想伸手去撫摸一下。女人雙腿不停地蹭了起來,眉頭也漸漸鄒起。她低頭看了一眼振蕩器,表情很是享受地沖趙亮亮說:“女人的這個地方最嬌嫩,也是最敏感。這玩意一碰女人就會覺得很是舒服,下面就開始空虛,開始需求男人的東西!”

    趙亮亮動了動喉嚨,慢慢將手伸向了女人的下面。

    就在趙亮亮動了心思想要摸女人那里,身后的老板娘卻走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很不滿地說:“先生,她可是在給你演示,你別動什么心思!”

    “沒,沒有動心思!嘿嘿,就是,就是覺得好玩!”趙亮亮吞了口口水,看了老板娘一眼,將手收回來。

    “等你把這東西買回去,今天晚上就可以和自己的女朋友玩,保證你們兩個都玩的盡興!

    “哎呀,不,不行了,這東西一刺激我這里,我就受不了!”那小女人笑了一下,一邊享受一邊皺著眉頭說到。

    趙亮亮見女人拿開振蕩器,故意問:“才這么一會你就不行了?是象你剛才說的下面很空虛還是想要男人?”

    老板娘不滿地走上前蹲下身,拿起那個假玩意打開開關遞給女兒,對趙亮亮說:“先生,你只要知道這東西是好的,能用,并且怎么用就好了!我女兒是在給你演示,你要弄清楚了,可別問太多!”

    “媽,人家問問又怎么了?就你管的多!知道了感受,好更好地控制嘛,看你,賣這東西還這么保守,真受不了你!”小女人接過那個假玩意,白了老板娘一眼,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媚笑地對趙亮亮說:“是空虛的難受!那種感覺就象是下面被掏空了一樣,很不舒服。這個時候女人就很想有個東西進去,最好是男人的真刀真槍,如果沒有男人在身邊,那你買了這個假玩意就派上用場了!而且這東西和男人那東西還是有些不一樣,看見沒有,它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注册送38棋牌娱乐 贝贝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北京pk赛车软件安装 下载app送38元彩金平台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庄家克星时时彩 三肖六码三肖6码免费公开 竞彩计算器 大亨计划破解版软件 蝌蚪平台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球探 90期金吊桶推荐六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庄家克星时时彩 爱配资可靠吗 迪马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