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小佳佳 作品

590:打個葫蘆瓢啊

    c_t();    聶猛虎和獄狂龍受傷其實都并不算重。

    但是他們心靈上所受到的震撼和挫敗,卻比受到的傷更為嚴重。

    對于天才而言,他們不怕流血不怕流汗,就怕被人打出暴擊流淚啊。

    他們可以接受受傷。

    甚至可以接受在卡技戰斗上被唐劍以強力的卡牌擊敗。

    但他們卻有些無法接受,居然在感悟的卡牌法則上被唐劍如此輕易擊敗,而且唐劍是以一己之力輕松擊敗了他們兩個人。

    這就令他們心里已經抱頭痛哭了一場,挫敗感強烈。

    因為這證明唐劍在卡牌法則的感悟程度上,竟然還要勝過已經感悟卡牌法則有兩年的他們。

    故而。

    當唐劍在一眾人拱衛中走進緝拿局時。

    聶猛虎和獄狂龍盡管都默默掙扎著站起身,但目光看向唐劍時,卻已是戰意消退,神色中都隱隱有痛苦和復雜。

    他們痛苦發現,唐劍可能真的是比他們更優秀的天才,最高首長的眼光并沒有錯。

    但這個發現,更深深刺激了他們的自信和尊嚴。

    唐劍路過神色充滿忌憚的王威身旁。

    王威臉上勉強露出笑容,剛想上前和唐劍打招呼。

    但唐劍帶著一行人卻已是從他身旁路過,仿佛拿他當空氣。

    王威頓時有些尷尬又有些氣惱郁悶,才邁出去的腳掌都感覺腿有點兒抽筋。

    好久沒有這么沒眼色的新人了啊。

    唐劍你還是不是緝拿局的人?

    我可是你的局長,你竟然走過去都不和我打招呼?

    然而事實上,唐劍壓根不認識王威。

    他從未見過王威。

    而此時的王威形象狼狽,腳下是一地的玻璃渣,神色在唐劍看起來還有些像個傻子般呆呆的。

    因此,唐劍直接就把王威當做“震驚路人甲一號”忽略了,擦肩而過。

    走到大廈階梯下,唐劍駐足,仰頭看向階梯上的神色痛苦如失敗者的二人。

    明明唐劍是仰視著二人。

    但聶猛虎和獄狂龍俯視著下方的唐劍時,卻有種心靈受懾的顫栗。

    聶猛虎擦掉鼻子邊的血液,盯著唐劍,聲音沙啞道,“唐劍?!”

    唐劍淡淡笑道,“是我,你也可以叫我新取的星際名,唐劍·卡卡羅特。”

    聶猛虎一怔。

    就又聽到唐劍繼續道,“你就是聶狂龍吧?”

    聶猛虎再愣,進而胸腔中就誕生出一股不可抑制的憤怒。

    獄狂龍發出一聲低喝沉聲道,“我才是狂龍!”

    唐劍愣住,看向神色陰沉的獄狂龍,“你不是獄猛虎嗎?”

    聶猛虎,“......”

    獄狂龍,“......”

    唐劍你個混蛋王八蛋¥%@¥#%@。

    這么說搞了半天你連我們兩個人的名字都混淆了?

    你從始至終都沒有重視過我們啊?

    你叫什么卡卡羅特,你干脆就叫唐龍虎算了,比我們一龍一虎可拽多了。

    “咳咳。”王威不知何時靠近了過來,提醒道,“唐劍,左邊那位是聶猛虎,右邊那位是獄狂龍。你別搞錯了。”

    “哦。”

    唐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對著聶猛虎和獄狂龍抱歉笑笑,又看向王威這個被忽略的震驚路人甲一號,尊重道,“謝謝提醒,請問你是誰?”

    王威感覺心口被狠狠扎了一刀,“......”

    我特么是來找扎心的跟這臭小子廢話什么啊?

    這小子不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故意挑釁我吧?

    王威悶悶道,“我是你的頂頭上司,王威,你現在應該知道我是誰了。”

    “王威,緝拿局局長,戰力榜排在第15那個?”

    唐劍一驚,頓時想起來戰力榜上當時看到的訊息,連忙正視打量王威。

    但對方這幅平平無奇的面貌,他還是實在不認識,不過仍舊露出笑容熱情道,“沒想到是王局長當面?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王局長,我剛剛其實是和你開玩笑的。

    我其實早就認識你,只不過你真人比照片上帥多了,證件照嘛大家都清楚,所以我才一時犯糊涂沒看出來,還請局長您海涵啊。”

    王威原本黑著的臉此刻都繃不住流露了一絲笑意。

    這個臭小子。

    說話怎么就這么好聽呢?

    想到唐劍剛剛表現出的實力,王威當即也不計較,笑道,“好了不知者無罪,我當然不會怪你,不過唐劍你現在還是想想怎么解決和他們之間的事情吧。”

    說著,王威看向階梯上方的聶猛虎和獄狂龍,對唐劍道,“你們都是聯邦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真要繼續卡斗的話,我希望你們能在虛擬戰場解決。”

    “哦?既然是王局長您的要求,那我自然悉聽尊便,不過還要看這兩位吧。”

    唐劍客氣笑道,旋即看向被晾在一旁的聶猛虎和獄狂龍,淡淡道。

    “我也不管你們誰是獄猛龍。

    我只聽說獄猛龍你吵吵嚷嚷了好幾天說要挑戰我,還逼迫得我的一些同學和朋友不得不避開你這種暴徒。”

    孫藝熒在一旁尷尬小聲提醒,“小劍,是獄狂龍。”

    唐劍歪著頭道,“哦,也都差不多。”

    獄狂龍臉色愈發冰冷,“唐劍。我從沒欺負你的同學和朋友,他們沒有一人被我重傷的,最多輕傷。不過我的確是為挑戰你而來的。”

    唐劍翻白眼,“暴徒,你現在即使知道怕了狡辯也沒用,輕傷不是傷啊?你要挑戰我,我也接著,不過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

    獄狂龍臉上的冷意差點兒都繃不住。

    我獄狂龍會怕?

    唐劍卻不回答,又看向另一旁坐上旁觀的聶猛虎道,“還有你也是一丘之貉。

    既然你們都打算挑戰我,現在就劃下道來吧。

    不過我這個人不論玩什么都喜歡賭點兒添頭,你們要打得先交出場費。

    你們不是我的朋友,所以也沒有友情價。”

    聶猛虎直接愣住。

    你唐劍是有多膨脹?

    我們挑戰你,你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十一选五走势图山东 福彩3d五码组遗漏 领航pk10计划准吗 双色球复式投注方法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规则 河内5分彩投注软件 捕鱼棋牌 中国彩票网 pk10赛车直播视频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 幸运飞艇8码一期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pk10利用重号稳赚法 网络飞禽走兽骗局 百赢棋牌炸金花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