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小佳佳 作品

305:我本低調,奈何囂張!!

    ()    ?    微博上,汨落在艾特巴塞思后,又艾特了唐劍的官微,以一副前輩般的教訓指點口吻,發出了一條引起許多人高度關注的訊息。*隨*夢*小*說 .la

    “本來,我也并不想站出來議論【融合卡】,對于這張卡以及唐劍這個年僅18歲的新晉制卡師,我個人覺得,就像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

    18歲,的確很年輕,一如我當年。

    但我覺得在這個年齡,更應該沉下心來研究學習,而不是搞七搞八天天炒作自身的名氣,消耗自身的潛力。

    需知傷仲永,才華亦有限。

    【融合卡】,的確很不錯。

    但我想提醒這位同胞,應該更加謙虛,莫要驕縱,也聽一聽外界的聲音。

    你的這張卡立意本就在【變異卡】的基礎上,在借鑒的基礎上創新,無可厚非。

    但在卡牌體系還未成熟時,就在網上大加炒作,夸大其詞,實屬不該。

    請問,你研究出了藍色星品的【融合卡】嗎?我聽說有些制卡大師都已經研究出了藍色星品的【融合卡】。

    請問,你辛辛苦苦考入至高學府玉京,便是為了經商的嗎?

    在你這個年齡,我由衷勸你,沉下心來學習,不要過度消費才華。

    你的【融合卡】,一如巴塞思所言,還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等待完善!

    我曾經在你這個年齡時發明出第一個專利,我驕傲了嗎?我膨脹了嗎?

    小丑才跳得歡,英雄向來很低調。”

    這一條訊息說到最后,言語之間,儼然已是有了些自夸和挑釁之意,甚至在最后還配了兩張圖。

    圖片里有兩個人物形象。

    一張是唐劍騎著魔焰獄狼縱身一躍,回頭沖著人群微笑的場景。

    一張則是汨落本人認真專注在制卡室內研究卡牌時的孤寂身影。

    這兩張圖片,單獨拿開看還好。

    這么一對比,就襯托顯得唐劍的相片充滿浮躁和張揚之意,而認真專注獨自一人研究的汨落,卻就顯得頗為令人敬佩。

    盡管這其中,充滿了作秀之意。

    但偏偏架不住眾多腦殘粉的追捧。

    一時間,汨落自是收獲了一大波人的追捧。

    那句“小丑才跳得歡,英雄向來低調”的話語,則是在網上大肆傳播,唐劍的相片更被惡搞成了表情包,簡直丑化。

    看到這樣的訊息,也無怪莫雷看得氣急,為唐劍感到憤怒。

    唐劍倒是看得不由輕笑起來。

    原本,主要踩他的是巴塞思,一個冰河人。

    那些附和之人,也都是其他脈系的人,幾乎就沒有一個古夏人。

    但在這個節骨眼,汨落這個古夏曾經的青年天才制卡師,卻是跳出來踩他一腳,以前輩的口吻教訓他太過膨脹。

    這種行為就實在很惡心人了。

    在汨落的官微訊息之下,也不乏一些人痛斥汨落幫著冰河人落井下石,但也有不少汨落的擁護者發聲,斥責唐劍就應該沉下心完善了融合卡再提發布販賣之事。

    唐劍的官微下方,已有不少吃瓜群眾匯聚而來,等待唐劍發聲。

    不少不理智的人,甚至已開始斥責唐劍。

    “奸商,無恥,什么天才制卡師?天才嗎?我怎么不覺得,發明了一些綠卡而已,連藍色卡牌都沒發明一張過。”

    “上樓廢話,汨落研究出過藍卡?不過拿還未完善的卡牌出來販賣、大肆炒作,才18歲而已,功利性就這么強的嗎?”

    “我初步算了算,綠色融合卡的制作材料只要六萬多聯邦幣左右,但被這奸商一炒作,很可能就炒到了三十萬以上一張,還有價無市。大家千萬不要買。”

    “天才制卡師?出來喘口氣啊,說說話啊,你也是個體面人,我先吐口口水給你。”

    這是唐劍微博下方點贊最多的負面評論,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

    有人甚至還找到了唐悅悅發布在網上的,攻占到了評論區,做起了鍵盤俠,瘋狂轟炸。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這樣的哥哥,妹妹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寫得什么玩意兒?《神級卡徒》?我看就是抄襲的,這么小的孩子,能寫出來?”

    “作為十年老書蟲,五年小神農,老衲來為大家試毒,五分鐘后,老衲若還沒能返回,諸位僧友便各自珍重。”

    “賣切糕~賣推薦票~賣辣條~月票,走過路過看一看哈。”

    “都別這么說,作者是女孩,大家還是友好溫柔點兒,排隊吐痰,日后再說。”

    唐悅悅的評論區,一些不堪入目的言論,看得人簡直火冒三丈。

    唐劍看到自己妹妹柔弱無力的抗議話語,不由有些心疼。

    輿論很可怕。

    大多數群眾都是跟著輿論走。

    如果說巴塞思的官微,是在“奇跡制卡室”開業的頭一天給唐劍來了一記當頭棒喝。

    那么汨落緊隨其后的訓斥式發言,便是等同于背后捅刀子,緊跟著落井下石痛擊唐劍。

    虎落平陽被犬欺。

    唐劍盡管臉上帶著無所謂的輕笑,心里卻已是騰升起了憤怒。

    被巴塞思坑黑他倒是并不意外。

    畢竟,和對方存在極強的競爭關系,且此人還曾雇傭判官暗殺他,如此針對他,也實屬正常。

    但這個汨落竟然也跳出來坑黑他,且語氣帶著教訓口吻,實在就是惡心人了。

    唐劍向來是人對他好,他便十倍報答。

    人若與他作對,那便以牙還牙。

    “好個傷仲永,好一個新人王第一,這兩個人也真是跳得歡,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

    除了憤怒,唐劍倒是沒有絲毫慌亂。

    巴塞思搬起的石頭,很快就將砸到對方自己的腳。

    汨落挖的坑,很快也就將掩埋他自己。

    曾經,唐劍從厲若言口中聽聞汨落此人時,也起過動對方【瞬間移動卡】專利的想法。

    然而后來經歷【融合卡】一事,唐劍也便熄了重生做“卡抄公”的念頭。

    自覺應當走出自己一條路。

    不過如今既然汨落強行要撞上來,唐劍決定也不再客氣什么。

    這個傷仲永的名頭,唐劍打算原封不動返還。

    至于【瞬間移動卡】專利弄出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江西时时彩包胆 gt国际娱乐平台 新网站送彩金不限制ip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理财婆论坛4肖 大地网投官网下 牛牛赚钱1元永久提现 快乐12选5胆拖投注表 破解极速时时软件 斗牛看4张牌抢庄攻略 90期金吊桶推荐六肖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新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188bet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时时彩互补打法吃差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