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斕 作品

第889章 蘇政華亡!

    這一幕的上演叫眾人再次完完全全的傻掉了。

    要知道這里是死結地獄,一面臨崖,如臥龍般盤旋而上,期間要經歷多個結點彎道。

    其險叫眾多賽車愛好者慕名而來,也叫許多人聽之為之色變。

    因為稍有不慎一旦掉入崖低那可謂是尸骨無存。

    所以每每賽車前他們都會簽訂生死協議。

    雖說這里是山底,可這一片依舊是崖邊啊。

    平日里就算他們這些常在河邊走的人都很是謹慎小心,如今這竟然有人要抱著另一人跳崖同歸于盡。

    這自然是倍感訝然。

    此時的蘇政華那就跟吃了激素般,任憑殷天絕怎么扯拽根本無法制止。

    蘇桐那更是當場色變。

    大喊一聲:“爸爸、不要啊!”

    她高喊的同時那是撒腿便朝這緊抱成團的兩人沖去。

    但此時蘇政華已經抱著殷天絕來到崖邊。

    情況危險之極。

    殷天絕生怕蘇桐過來拉扯會傷及到她。

    當即大喊一聲:“不要過來!”

    但在蘇桐看來殷天絕的這聲高喊純屬威脅。

    所以她直接咆哮道:“殷天絕你如若敢傷害我父親,我殺了你!”

    然,就在她話音剛落的同時,只見殷天絕牟足了勁掰開了蘇政華緊環他腰身的手,蘇政華卻隨著這力道后退兩步,腳下直接踩住一個碎石仰身掉下了崖。

    說是急那是快。

    殷天絕如猛豹出擊般一躍而起,直接抓住了蘇政華的胳膊。

    同時,只聽蘇桐那滿是惶恐的尖叫聲沖破云霄。

    “爸爸!!!”

    語落,那是沖上前來。

    殷天絕道:“抓緊了!”

    蘇政華看著那奔跑而來的蘇桐。

    只聽那蒼老呢喃的聲音道:“桐兒,好好活著、開開心心的活著!”

    語落,那是用勁一拽。

    掙脫出殷天絕的緊抓的手。

    下一秒,他的身子朝崖下墜落而去。

    眨眼的功夫、沒了蹤影。

    蘇政華還有最后一句話沒說,那就是:“只有爸爸不在了,才不會拖累你,爸爸活了大半輩子、已到花燭殘年,累了,該歇歇了。”

    眼前這一切對于殷天絕而言就宛若一深不見底的無底黑洞。

    他整個人徹徹底底的懵了。

    就在他還未緩過神來的時候。

    蘇桐已沖上前來。

    大喊:“爸爸!爸爸!!爸爸!!!”

    語落的同時那是抬腳便要朝崖下沖。

    好在被殷天絕一把緊摟。

    可此時的蘇桐早已是理智緊失。

    她高喊:“爸爸、爸爸、爸爸……殷天絕你個混蛋、混蛋、混蛋!”

    嘶吼的同時那是直接癱軟在了殷天絕的懷中。

    殷天絕緊抱著她,面色一片陰沉猙獰。

    只聽他那沙啞低沉的聲音道:“是、我是混蛋!”

    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事情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只不過想把她帶回去、只不過想讓她乖乖的待在他身邊。

    為什么?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

    其實早在葬禮的時候蘇桐的現身和晚上她對他說的那番話就已經引起了殷天絕的懷疑。

    要知道這態度的轉變跟她先前可是天壤之別。

    殷天絕當即就心生疑惑。

    但他不愿多想。

    只要她留在他身邊、無論做怎么?亦或者說怎樣對他而言都無所謂。

    但他悄然間已叫人盯住了蘇老爺子。

    大年初一在蘇政華已經登上飛往a國飛機時被空姐以理由請下了機、繼而被軟禁了起來。

    當即殷天絕就意識到事情有變。

    所以他才會安排那一場別出心裁的求婚,為的就是挽回她的心。

    卻不曾想……

    是,他承認,他心里依舊完全拋棄不開她是蒼狼女兒這一身份。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愛她的。

    對蒼狼有多恨、對她就有多愛。

    他需要時間,需要時間去遺忘、去磨滅、去平撫。

    他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但不曾料想,這場求婚卻使得兩人心中那抹隔閡更深了。

    繼而在他參加頒獎晚會的今天,這小女人直接潛逃了,該死的是竟然阿強還幫襯著。

    在得知這小女人在死結后,殷天絕生怕逼急了她,她會驅車而去。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cba扣篮大赛双手暴扣 新快三 河北十一选54月12日开奖结果 老时时个位看走势杀 火箭勇士体彩 湖北福彩快三开奖走势 球探即时比分手机版 天津时时五星综合图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平台 福彩快乐彩12选5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结果直播 球探app ios 十人捕鱼机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管家婆王中王特网开奖结果出 重庆时时彩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