鄀寧寧 作品

微微的悸動

    微微的悸動

    季半夏惱了,抬腳狠狠往傅斯年的腳上踩去!

    她忘了自己赤腳,軟綿綿的腳丫子,踩得再用力,對傅斯年來說,也不過是抓癢癢。

    傅斯年知道這種情況下他不該笑,可他還是忍不住輕聲笑了笑。

    發怒的小獸分外可愛,只可惜漆黑一團,不然還可以看看她的臉,到底有幾分羞,幾分惱……

    傅斯年浮想聯翩,季半夏卻勃然大怒。傅斯年的笑聲對她而言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無暇多想,她低頭就朝傅斯年的手臂咬去!

    叫你抓著我不放!叫你嘲笑人!叫你高高在上!叫你優越!

    季半夏咬的很用力,透著股決絕。

    傅斯年這才知道她是真生氣了,忙松開手。

    “真惱了?”黑暗中,傅斯年驚訝的挑挑眉,唇邊一抹笑意。

    季半夏氣得滿臉通紅,可恨的男人!他問的多么平淡,好像剛才不是在非禮她,而是在友好的握手。

    懶得再搭理他,季半夏氣呼呼的蹲下身去撿外套。

    偏偏外套好像被什么東西掛住了,拉了兩下拉不動,季半夏又不敢用力,生怕把外套扯破了。她可沒多余的錢再買一件!

    傅斯年感覺到季半夏好像在撿什么東西,好心的想要幫她:“你撿什么?我幫你?”

    正準備彎腰,季半夏偏偏正好起身,二人又撞了個滿懷。

    這一次,傅斯年是真真切切摸到了季半夏光裸的,冰涼的肌膚。

    他的手正好搭在她的腰窩上,那點婉轉流暢的曲線,讓他心頭微微戰栗,下腹有一把火,緩緩燒了起來。

    季半夏——難道,竟然是赤*裸的?傅斯年微微瞇了眸子,盯著黑暗中那個極模糊的影子。

    微微的白光,那么冰涼的肌膚……季半夏,真的什么都沒穿?!

    季半夏摸著被撞疼的下頜,絕望又憤怒,恨不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赛马会四肖中特图 时时图片 机械迷城五子棋赢了能干嘛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彩票快三开奖查询上海 曾夫人平特一肖开奖 四川麻将怎么打 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 广西快乐彩走势图 大乐透今天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pk10平刷不加倍教程 PT电子爆奖池 16112期大乐透中奖号码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幸运快三精准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