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狼 作品

285.第295章上省人民醫院

    “誒,志遠,聽說這幾天你們國資委里面競選副處級干部呢,你沒有上去拼一拼啊,這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呢,這邊啊,你們單位那個高小民,一天七八趟的往劉克利副市長辦公室跑,聽說就是為了把他那個國資委主任助理轉成副處長呢,你看看這里面有沒有對你有利的形勢啊?你要是副處長競選不上,可以接人家高小民的班啊,做個國資委主任助理也不錯啊,這個也是享受副處級待遇,直接jinru局黨組呢。 ”白潔一邊說著這個話,一邊就顯得十分的高興。

    劉志遠聽了白潔這個話,頓時心里面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也是啊,自己不做副處長也可以啊,要是高小民直接上了副處長的位置,這局里面空出來一個國資委主任助理兼局黨組成員,這也不就是名副其實的副處長嗎?劉志遠這樣一想,這心里面一下子就變得有點燥熱了。

    “白姐,你這是怎么知道我沒有資格競選副處長啊?難道那個競選指標已經要發文了嗎?”劉志遠突然就想到了這個事情,這市政府里面的發文,一般是市府辦里面來出的,這個國資委屬于劉克利副市長直接分管,而白潔所在的這個綜合科又是劉克利副市長的主管部門,所以,一般市委市政府關于國資委的一些文件,那都是由白潔這里出來的,所以每次白潔對這個情況都是第一個知道的。

    聽了劉志遠的這個話,白潔立刻就掩口笑了起來,“志遠啊,你還真是聰明啊,就你那點事情,我不用打聽就能知道,這市委常委會議的紀要,我們市府辦每個科室都是要進行傳閱的,而且我們綜合科,還肩負著整理市委常委會議紀要的部分工作呢,你啊,真的是,連這點也不清楚。”白潔一邊回答著劉志遠,一邊就緩緩的把自己的語氣放的平緩了一些。

    “汗,我現在才知道你那個部門那么重要呢,呵呵,不錯,我的事情那都是小事qing,人家常委會議只提出了那么幾個小小的問題點,就直接把我卡在了門外面了,這都是我的命不好呢,這次不行了,我就等著下次唄,沒辦法呢,”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緩緩的把自己的身子tingleting。

    “別那么喪氣嘛,志遠,我說個實話吧,就你那條件,要是我做領導,那也是不行的,你才在正科級干部的位子上面都沒有呆到兩年呢,我都沒有被提拔你,你還說你,我離領導的位置,那可要比你近很多呢,呵呵”白潔一邊說著劉志遠,一邊就拿自己做了個比較。

    “是啊,我也這么想的,可是呢,這眼看著到嘴邊的肥肉,一下子就成了別人的盤中餐,我這心里面真的是不好受呢,哎,這會兒正郁悶著呢,呵呵,還好你知道我的心意,在這個時就打來了電話,你還真是我的紅顏知己呢,知我心者,莫非白姐了,呵呵”劉志遠立刻就嬉笑著,他的臉上一下子就洋溢起了一絲微笑。

    “去死,我才懶得跟你在這里胡扯呢,我就是想看看你受到打擊后的狀態,這一看,你果然是那樣,心情低沉,沒一點振作的樣子,呵呵,要不要今天晚上一起出去,我覺得你應該跟我好好的談談心,只有這樣,你的情緒才能恢復呢,呵呵”白潔一邊說著話,一邊就把自己給劉志遠打電話的來意說明白了。

    劉志遠這下子立刻就聽懂了,這個白潔肯定是那股子騷勁頭又來了,這明擺著是想晚上約自己一起出去kaifang呢,怎么就變成了來安慰自己呢?當然了,這從另外一種角度上面看來,也是出于安慰自己的目的,但這種安慰不是一般的那種簡單的情感安慰,這種安慰不僅包含著情感方面的,而且還包含了chiluo的肉體方面的安慰呢,劉志遠這今天早上還被老婆佳麗安慰了那么一次呢,這會兒身子還沒有恢復過來呢,哪有精力再去約會這個白潔啊。這樣一想,劉志遠趕緊就耷拉下了腦袋。

    “這樣吧,過幾天吧,白姐,到時候我打你電話,這幾天我老婆看管的緊,沒有體力啊,呵呵,就先這樣了,我辦公室來人了,先掛了。”劉志遠說完這個話,立刻就掛了白潔的電話,他顯然一下子被白潔的這個約會搞得心里面還真是有點緊張呢。

    就在這個市府辦的白潔掛了劉志遠電話的這一刻,她突然就接到了一個短信息,這個電話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信息里面直接就給白潔來了這么一段話“白科長,下午請個假吧,來洪山酒店xx房,我有你和劉克利副市長那些事的照片,你要是不來,我就發網上,你看著辦。”

    市府辦綜合科的白潔一看這個照片,這心里面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她一時間就有點恍惚不定了,自己和劉克利副市長的這個事情,除了劉志遠知道,再就是劉克利副市長旁邊的那個高小民知道,這在沒有別人知道了啊?這個發信息的人是誰?

    白潔一想到現在網絡上面流行的那種欺騙人的匪徒,她的內心一下子就恐慌到了極點,白潔第一個想法就是報警,但是她立刻就想到,這要是一報警,自己和劉克利副市長這事情立刻就完蛋了,這他娘的,還真是有點難辦了。

    這個時候,白潔突然就想到了劉志遠,她趕緊就給劉志遠發了個短信息,要劉志遠馬上來那個發信息的人說的那個酒店的房間,自己這先去跟那個人打個照面,拖住那個人,要不然,這可是個大事情,自己和劉克利副市長的事情一旦曝光,那就完蛋了,不但自己身敗名裂,就連劉克利副市長這一輩子也就玩完了,這樣一想,白潔立刻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于是,這個市府辦的交際花白潔趕緊就給自己下面的人交代了一下,仔細地打扮了一下,神情慌張的打了一個車,直奔那個酒店而去了。

    這個白潔倒是對劉志遠十分信任的,但是,這個時候的劉志遠,他上了趟廁所,直接來了個大的,時間消耗了十來分鐘,這一上完廁所,又想到了自己和綜合科科長陳曦剛才談論的事情,所以,他手機剛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面,壓根就沒有回辦公室,上完廁所后,直接就向著陳曦科長的辦公室走了過去,談正經事情去了。

    也就在這個時間段,市府辦的白潔立刻就遭到了那個陌生男人的要挾,當然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和劉克利副市長關系比較好的高小民,這個家伙這幾天三番四次的去求劉克利副市長,讓劉克利給他弄轉副處長的事情,但是劉克利一直沒有松口,因為這個事情已經不在他劉克利的控制范圍之內了,這個市委常委會議一插手,自己這個主管國資委的領導就只能一邊看著,連發言權都沒有,更別說幫他高小民辦這個事情了。

    既然劉克利這幾天一直沒有答應高小民,那就不難想象,這個高小民頓時心里面氣不過,就把壞主意打到了劉克利副市長的qingren白潔的身上來了,他這一招跟劉志遠前兩天還真是有些相似,不過呢,劉志遠還是有點君子風度的,是在辦公室里面。兩情相悅的干事,但是高小民今天的這個動作,就有點威逼利誘了

    市府辦的白潔科長仔細打扮了一番,立刻就打著車子,慌慌張張的來到了短信中指定的酒店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很快,門開了。只見一個矮矮的胖胖的身影出現在了白潔面前,白潔一下子驚呆了,這個人竟然是市國資委主任助理高小民。真沒想到,發這個信息的竟然是這個家伙,這個家伙一直在給劉克利副市長做狗呢,今天怎么變得這么陰險來了?白潔的心里面立刻就有點恐懼了。

    高小民開門一看見白潔,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

    白潔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邁進了高小民開好的房間。

    “你要干什么?怎么是你?”市府辦白潔目光死死的盯著這個高小民,她顯得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看到我不高興?別怕,別怕,我不會告訴別人。“高小民奸笑著,忙著給白潔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

    匆匆忙忙趕來,白潔還真有點渴了,他看到高小民一臉溫和,于是就放松了警惕,男人嘛,不就好似為了得到自己的身體,還有比這個大的事情嗎?白潔也沒把這看的有多重,自己以前就經常換男朋友,在市國資委的時候,就是局里面的著名交際花,后來才和劉志遠好上,所以她很了解男人的心里。白潔接過來高小民的遞過來的杯子,喝了一口,緊接著就全喝了下去。白潔沒注意到高小民臉上有一絲怪異。

    此時白潔有些眼神迷亂。她滿臉通紅,身體微微有些搖晃。一只手有意無意的卻拉她的那件低xiong裝,兩個飽滿微微泛紅的**似乎隨時呼之欲出。只看的人血流加速。高小民心里默默念著,這樣的尤物,能干一下減壽十年也值啊。

    沒多長時間,高小民眼前的這個美女白潔已經一灘爛泥了,高小民顫顫悠悠的從chuang上面站了起來。他看著白潔,心里面那種渴望一下子就變得強烈。這發濺的雙手,一下子就mo住了白潔那纖細的小手。

    “你,你干什么?你。”白潔突然就感覺到高小民這個大selang要扶自己,于是立刻就罵了出來,高小民趕緊就松開了自己猥褻的雙手。

    “撲通”只聽見一聲悶響,剛剛說完話的白潔整個人就順著凳子滑落在了酒店房間的地板上,一動也不動。高小民這才知道自己剛才不應該放手,看來眼前這個女人真的是被藥弄上勁頭了。

    高小民過去叫了幾聲:“白科,白科。”一看白潔沒聲,大膽地用手在白潔豐滿的乳*上捏了一下。白潔還是沒什么動靜,只是輕輕地chuanxi著。

    高小民在剛才給白科長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種自己精心準備的miyao,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cuiqing作用。此時的白潔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高小民趕緊上前又扶起了劉克利副市長的女人,這次他的感覺更加強烈了,一只手架起了白潔的肩膀,另一只手就攬到了白潔的腰際,一種天然的女人體香立刻就撲鼻而來,高小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他的血液就在那一刻沸騰了,心里的火焰立刻被點燃了,燒得他臉上chire無比。

    白潔沉迷之際,根本站不住腳,一個趔趄,整個人差點摔了出去。還是高小民眼尖手快,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把眼前這個天生尤物死死的攬入自己的懷抱。突然,高小民發現了一件讓自己很尷尬的事情,美女白潔那兩只shuoda圓潤的兔兔已經緊緊的貼在了自己的xiong前,高小民觸電了一般,一陣熱辣襲遍全身,自己褲襠里面的家伙又一次挺了起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強烈。高小民屏住了呼吸,拼命壓制著自己的欲望。

    他趕緊就把這個白潔扔向了酒店的大chuang上,緩緩靠近了白潔的身子。。。。

    此時的劉志遠,已經坐在了陳曦科長的辦公室里面,兩個人就綜合科張大彪提拔副主任科員的事情,展開了一系列的磋商。

    這個時候,陳曦科長的臉蛋顯得十分紅潤,她一邊緩緩的欣賞著劉志遠那帥氣的臉蛋子,一邊聽著劉志遠的講話,這個老女人也還真是有那么一絲審美情趣的,看見帥哥也知道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呢。

    “是這樣的,陳科長,只要大彪這次你能把他提成副主任科員,你那個親戚我就能給你安排進成鋼集團,這個事情前幾天我已經跟成鋼方面的領導打過招呼了,人家說可以,你覺得怎么樣?陳科長?”劉志遠說完了這個話,立刻就顯得有些認真了。

    “真的?劉主任,你真能把人安排進成鋼集團?找個好點的職位,張大彪那個事情,應該沒有什么問題,我作為綜合科科長,就把他作為唯一的候選人,上報給局領導,明天我就上報,聽說局里面明天就要有一位市政府那排的副處長過來呢,正好趁著這個時間,呵呵”陳曦科長聽了劉志遠的這個話,立刻就顯得十分的高興了。

    人家劉志遠那可是幫她的親戚解決了一個大困難呢,她陳曦不高興才怪呢,這中國現有的體制下面,什么最難?人事關系是最難得,你要是能白一個人輕輕松松的搞進一個效益很好的國企,這個人這輩子就解決了金飯碗的問題,所以這就是能力。無可厚非,劉志遠還真是有這個方面的能力。

    “好的,陳科長,那咱們就這樣說定了,我呆會回去呢,就給你把這個事情落實了,過幾天讓你那個親戚跟我一起去成鋼集團,上班,呵呵”劉志遠說完這個話,立刻就站起了身子。

    “謝謝劉主任,謝謝。”陳曦一邊對著劉志遠說著感謝的話,一邊就趕緊站起了身子。

    但是劉志遠壓根就沒有回頭看一眼這個陳曦,他徑直走出了陳曦的辦公室。

    沒幾分鐘,劉志遠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他一邊整理著自己的桌面,一邊就拿起了手機,這一下去就發現了一條新短信,打開一看,劉志遠立刻就傻眼了。

    是市府辦的白潔,怎么可能這樣啊?他和劉克利副市長的事情,怎么會有人知道啊?劉志遠這樣一想,這臉色立刻就變得有些蒼白了。而且這個白潔還真是有點傻啊,這都去了?劉志遠再看看這個短信息的時間,離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劉志遠一看這個事情,立刻就崩潰了。

    他趕緊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機,著急的向著市府辦白潔科長的手機號碼撥了過去。

    這劉志遠一撥向市府辦白潔的電話號碼,電話那邊立刻就傳來了“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這樣的提示音,這一下子就把劉志遠搞得有點驚慌了,雖然白潔已經是劉克利副市長的qingren了,但是一旦發生了這種事情,他心里面還是很惦記這個白潔的,他覺得千萬不能讓白潔出了什么事情。這要是白潔被人強暴了,或者怎么了,那就不好了。

    這樣一想,劉志遠立刻就竄出了辦公室,直接奔向了自己的車里面,他一啟動了車子,直接就向著白潔短信息里面說的酒店趕了過去。

    劉志遠這會兒已經心急如焚了,但是,他哪里知道,白潔在酒店里面已經打錯釀成了,這個錯誤不是別人干的,而是他們國資委的主任助理高小民干的,可以想象,這個高小民還真是雄心吃了豹子膽了,這和劉克利副市長鐵哥們這么幾年了,就因為人家不能幫他辦這個轉正的事情,直接就mijian了劉克利副市長的qingren白潔,這還真是有點喪盡天良呢。

    這會兒,人家高小民已經和白潔完事了,高小民一邊緩緩的提起了自己的褲子,一邊就對著chuang上還沉浸在gaochao中的白潔輕蔑的來了一句,“這個事情,你看著辦吧,只要你敢跟劉克利副市長說半句,我就把你們的關系舉報給市紀委!”說完這個話,高小民立刻就點上了根香煙,抽了一口,然后整個人這才緩緩的離開了。

    高小民這個家伙做完了壞事情,這心里面倒是爽快了,他這一出了酒店的門,就立刻駕著車子,晃晃悠悠的向著單位進發了。

    或許這人還真是有天命呢,俗話說的好,多行不義,必遭天譴,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山西快乐十分任五胆拖 篮球欧赔即时比分 福州麻将网游版下载 今天湖北快三预测号 118开奖现场一肖中特 手机游戏俄罗斯方块 广西快乐双彩计划 黑龙江时时lm0 陕西快三开奖结果 香奖结果历史记录 武汉麻将规则 辽宁快乐12走势图top10遗漏 新时时停售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 重庆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乒乓比赛直播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