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考慮好了

    心底的暗涌,被陸薄言完美的掩飾在波瀾不驚的表情下。

    他云淡風輕的對上蘇簡安七分震愕、三分好奇的目光:“都是順手買的。”

    蘇簡安相信才有鬼!

    蘇簡安拿起那個純手工物件,在陸薄言面前晃了晃:“這個呢?也是順手買的?”、

    “……”

    那是六年前陸薄言和穆司爵一起去尼泊爾,被一場大雨困在一座小村莊里,兩人隨便找了一家旅館避雨,旅館的老板娘正在編織這種東西,手法不算復雜,翻譯過來,等同于國內的平安符。

    “吶,編好之后,在紙條上寫下你要贈送的人的名字,再寫下祝福,送給他,讓他隨身攜帶,你的祝福就會成真!”老板娘笑著對他說。

    看了兩遍,陸薄言已經記下編織的手法,隨手編了一個,老板娘直夸他有天賦,說他編得比所有新手都要好看,又說這么好看的平安符扔掉可惜了,于是給他拿來紙筆,建議他送人。

    陸薄言拿著紙筆,望著斷線的珍珠一般的雨簾,一度茫然。

    穆司爵靠在一旁的躺椅上閑閑的看著他:“你要寫誰的名字?”

    那天正好是蘇簡安的生日。

    他一筆一劃的寫下“蘇簡安”三個字,至于祝福……

    青春漂亮?她現在正值最美的年華,不需要這樣的祝福。

    開心美滿?她現在過得似乎并不差。

    一番冗長的考慮后,他鄭重的寫下“一生平安”。

    穆司爵看了眼他力透紙背的字跡,“噗嗤”一聲笑了:“這么認真,你當真了?”

    陸薄言沒說什么,把紙條放進ping安符里封好,那場大雨也戛然而止。

    其實他沒有信仰,也不迷信什么。

    但那一刻,他真真確確的希望這個平安符能讓蘇簡安一生平安——這不是迷信,而是一種希冀。

    想到這里,陸薄言的唇角不自覺的上揚,他接過平安符端詳了片刻:“這是我親手編的。”

    “……”蘇簡安瞪了瞪眼睛,比看到這十四件禮物還要震驚。

    這種手工制品一般都有特殊的寓意,她只敢猜測這是陸薄言特意為她挑的。

    可是,居然還是他親手編織的!

    蘇簡安劈手奪回平安符:“你已經送給我了,現在它是我的!”

    她鑒寶一樣把平安符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打量,心頭上好像被人澆了一層蜜糖,細細密密的滲進心臟里,甜得無以復加。

    半晌,她才看向陸薄言:“不過,這到底是什么?”

    陸薄言挑挑眉:“你猜。”

    不等蘇簡安猜出來,他就去洗澡了,蘇簡安撇撇嘴,收藏寶貝一般把禮物整理進行李箱,最后關上箱子的時候,她又不舍的撫摩了一遍這些寶貝才蓋上箱子。

    不知道是太興奮還是時差的原因,后來蘇簡安遲遲睡不著,就拉著陸薄言問他那些禮物是怎么挑來的。

    于是她知道了那個限量版的布娃|娃,是陸薄言托同學幫忙才拿到的。

    知道了那個小小的掛飾,是他在異國的小市場一眼發現的,不值什么錢,但是他知道她會很喜歡這些小玩意。

    知道了那條精致的項鏈,是她二十歲生日那年,他特地請設計師為她設計的。

    ……

    聽著,蘇簡安陷入了沉睡,唇角保留著那個微微上揚的弧度。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可以沉浸在此刻的幸福里,永遠也不要醒來,永遠也不要面對未來……

    可時間從來不會顧及誰的感受,第二天如期而至。

    今天是他們在巴黎的最后一天了,陸薄言問蘇簡安想去哪里,蘇簡安懶得動腦子,賴在他身上說:“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你陪我去!”

    陸薄言笑了笑,居然一點不厭煩她的粘人,安排行程,先去巴黎圣母院,再去盧浮宮。

    參觀完盧浮宮出來,太陽已經西沉。

    夕陽把巴黎的街道涂成淺淺的金色,像畫家在畫卷上那匠心獨運的一筆,把這座城市照得更加美輪美奐。

    這一天快要結束了。

    一切,也都快要結束了。

    蘇簡安突然抱住陸薄言,那么用力,頭深深的埋在她的胸口,聲音聽起來悶悶的:“我不想回去。”

    這句話,自從來到法國后,蘇簡安已經說了不下三遍。

    陸薄言隱隱猜到她在擔心什么,摸摸她的頭:“匯南銀行的貸款正在談,這次回去說不定就能談成。別擔心,嗯?”

    蘇簡安抬起頭,擠出一抹笑看著陸薄言:“我相信你,一定能談成!”

    就算陸薄言不能和方啟澤談成,她也一定會讓方啟澤答應。

    陸薄言笑了笑,抬起手腕看看時間:“餓了沒有?去吃點東西?”

    吃完晚餐離開餐廳,天已經黑了,陸薄言扣著蘇簡安的手,問:“再逛逛還是回酒店?”

    “回……”蘇簡安剛說了一個字,臉上突然一涼,抬頭一看,是紛紛揚揚的雪花。

    勢頭不小,這勢必是一場大雪,蘇簡安突然改變主意:“再逛逛吧!”

    隨著雪花的落下,城市的溫度似乎也降了下去,地面上很快就有了一層積雪,蘇簡安凍得有些哆嗦,但還是熱衷在積雪上留下腳印。

    陸薄言緊緊裹著她有些冰涼的小手,任由她孩子一樣一路玩回酒店。

    眼看著只要再走幾步就到酒店了,蘇簡安突然停下來:“我想再看看。”

    她喜歡雪,陸薄言知道,也就沒說什么,陪著她站在街邊,幫她撥掉肩上和頭發上的雪花。

    燈光下,蘇簡安側臉的線條柔美動人,突然一陣寒風吹來,她瑟縮了一下,“好冷。”

    陸薄言捂住她的臉頰和耳朵,把掌心的溫度傳遞給她:“回酒店吧。”

    蘇簡安卻不動,笑意盈盈的看著陸薄言,突然踮起腳尖,在陸薄言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轉身就跑回酒店。

    陸薄言著實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看著燈光下奔跑的纖細身影,瞇了瞇眼,果斷的幾步就追上她,拉著她回房間。

   &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网易足球竞猜推荐 金多宝六?专家四码 一万期验证时时彩心得 mg娱乐4377 清纯美女照片 足球颠球教学视频 山西快乐今天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任二遗漏 黑龙江时时购买平台 广东11选5杀码网 幸运飞艇破解公式 广西快3走势图表近50 时时安卓做号工具 湖南快乐前三组遗漏 上海时时综合走势图 五张梭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