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273章吶,你有危險了

    雖然已經做好自虐的準備,但接下來的幾天,許佑寧一直沒有機會見到穆司爵。

    被外婆擰著耳朵催了幾次,許佑寧終于決定到公司去找他。

    穆司爵經營著一家電子科技公司,許佑寧特意查過這家公司的資料,穆司爵27歲時初步成立,僅僅過去5年,當年的黑馬已經成為行業翹楚,財務什么的都非常干凈。

    公司在一幢a級寫字樓里,17-20層,許佑寧沒有門卡進不去,只好給穆司爵的助理打電話。

    助理很快下來接她,領著她進了穆司爵的辦公室。

    和穆司爵在一號會所的辦公室不同,他這間辦公室裝修得非常現代化,簡潔且考慮周全,陽光透過落地窗射進來,照得整個辦公室窗明幾凈,連帶著穆司爵這個人似乎都沒那么可怕了。

    他坐在辦公桌后,運指如飛的敲打著鍵盤,神色冷肅認真,許佑寧看著他線條冷峻剛毅的側臉,暗嘆這家伙長得真是絕了。

    哪怕他沒有復雜的身份、沒有那種神秘危險卻萬分迷人的氣質,單憑著這張臉,他也能秒殺一票女人的芳心。

    許佑寧不知道穆司爵在干什么,但知道他很討厭被打斷,手下間甚至流傳打斷穆司爵就會被打斷手的傳言,她連呼吸都不敢用力,就這么僵硬的站著。

    一個小時過去了。

    噼里啪啦的鍵盤聲終于停止,穆司爵抬起頭,看了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快要兩點了,難怪胃有點不舒服。

    視線放遠——許佑寧什么時候進來的?

    許佑寧看懂了穆司爵眼里的疑惑,無語的說:“我大概一個小時前進來的。”

    穆司爵不滿的皺了皺眉,“為什么沒人提醒我中午了?”

    “……穆總,”許佑寧無語的問,“中午到了,你自己不知道嗎?”

    “中午又不會告訴我它到了,我怎么會知道?”

    穆司爵一臉的理所當然。

    他竟然一臉的理所當然!!!

    許佑寧被穆司爵奇怪的邏輯挫敗,也總算明白了,穆司爵從來不按時吃飯,不是因為他三餐混亂,而是因為他會忘了時間,沒人提醒他他就不會記得吃飯。

    而沒人提醒他,大概有兩個原因:大家都很怕他。他認真工作的時候大家更害怕他。

    “吃了嗎?”穆司爵突然問。

    許佑寧搖搖頭,“還沒。”

    穆司爵取了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利落的穿上,合體的剪裁將他挺拔的身形襯得更明顯。

    他幾乎是命令道:“去餐廳,邊吃邊說,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談。”

    “……好吧。”

    去的是寫字樓附近的一家餐廳,穆司爵一坐下就問:“你找我什么事?”

    “咳,那個——”許佑寧習慣性的用手背蹭了蹭鼻尖,“我告訴我外婆,陳慶彪認識你,看在你的面子上,陳慶彪答應不會再去騷擾我們了。我外婆很感謝你,想……請你去我們家吃頓便飯。”

    許佑寧從來都是直接而又坦蕩的,猶豫扭捏不是她的風格。

    穆司爵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希望我拒絕。”

    “……”許佑寧驚悚了——靠之!這人會讀心術嗎?

    穆司爵突然勾起唇角,他極少笑,但是許佑寧不得不承認,他笑起來特別的迷人。

    只是這種迷人,也是一種致命的危險。

    許佑寧感覺心頭一涼,果然下一秒就聽見穆司爵說:“既然你這么希望我拒絕,那我就答應了。拒絕老人家的好意,有點不禮貌。”

    “……”許佑寧才不相信穆司爵會講什么禮貌!而且,明明是故意的,他憑什么一臉無辜!!!

    “就今天吧。”穆司爵像是要噎死許佑寧似的,“剛好我晚上有時間。”

    許佑寧非常勉強的扯出一抹笑,“好的!七哥!”頓了頓,“對了,七哥,你想跟我說什么?”

    在公司規規矩矩的叫穆司爵穆總,私下里恭恭敬敬的叫七哥,當著外人的面規矩又恭敬的叫老板,許佑寧也很煩這種頻繁的切換,但誰讓她碰上了一個多重身份的主呢?

    “你大學學的是財務管理,有沒有興趣到公司的財務部上班?”穆司爵問。

    “為什么要讓我到公司去?”許佑寧一頭霧水,“我現在做得不夠好嗎?”

    “你現在做得很好。”穆司爵此時并不吝嗇夸獎。“但你一個女孩子家,不覺得朝九晚五有雙休更穩定?”

    許佑寧驚恐的擺擺手,“你饒了我吧。你查過就應該知道,我讀書的成績爛死了,畢業證完全是混到手的!七哥,我……我還是比較喜歡當大姐大……”

    穆司爵目光如炬:“考慮清楚了?”

    “嗯!”許佑寧堅定的點頭。

    她必須要當大姐大!

    “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也不會再給你機會了。”穆司爵猶如一個手握生殺大權的神,“懂了嗎?”

    許佑寧難得的愣怔了幾秒,“七哥,你從不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嗎?”

    穆司爵修長有力的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從不。”

    他微笑著,面似修羅,令人膽寒。

    許佑寧拍拍胸口,佯裝驚恐的說:“老板,我一定會珍惜這僅有的一次機會的!”

    是的,她僅僅,有一次機會。

    吃完飯,許佑寧打了個電話回家,外婆終于盼到穆司爵來了,高高興興的說:“我現在就去買菜!”

    下午忙完后,許佑寧在一號會所的門口等穆司爵,五點半的時候一輛名貴的大奔遠遠開過來,她知道那是穆司爵的車。

    不用看車牌,她看的是輪胎。

    仔細看的話,能發現穆司爵所有車子的輪胎,都比同樣的車子癟一點。

    因為他的每一輛車子裝的都是比普通玻璃更重的防彈玻璃。

    阿光是他的隨身保鏢,車子一停下,他就從副駕座上下來替許佑寧拉開了車門。但這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彩票开奖结果查绚2018113期 秒速赛历史记录 白小姐论坛2019挂牌 秒速时时跟腾讯分分 时时彩68计划网 赌博代理拉人好难 时时计划软件@吕新i资料 码王论坛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腾讯十三水官网 王者荣耀不知火舞去衣图 沙巴体育技巧 vr赛记录 河南481开奖形态走势图 快乐12手机版 赌赛车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