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686章 你想怎么睡,嗯?(1)

    “好。我記住了。”

    蘇簡安滿口答應唐玉蘭,掛掉電話,卻還是忍不住催促司機開快點。

    她很擔心相宜。

    相宜跟一般的小朋友不一樣——她有先天性哮喘。

    一場普通的感冒,對一般的小朋友來說,可能僅僅是一場意外。

    但是對相宜來說,任何不舒服,都是命運對她的一次考驗。

    這種時候,蘇簡安不允許自己不在孩子身邊。

    “太太,你別急。”司機一邊安慰蘇簡安,一邊保證道,“我一定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回家。”

    蘇簡安點點頭,雙手緊緊交握在一起。

    半個多小時的車程,蘇簡安卻感覺如同受了半個多世紀的煎熬。

    車子一停在家門前,蘇簡安就下車跑回家,連車門都沒來得及關。

    剛踏進家門,就聽見相宜的哭聲。

    小姑娘也不是大哭大鬧,只是在唐玉蘭懷里哼哼,聲音聽起來可憐極了。

    大概是因為不舒服,小姑娘整個人都顯得很沒精神。

    蘇簡安一邊換鞋,一邊叫了小姑娘一聲:“相宜。”

    小相宜下意識看向門口,看見蘇簡安,豆大的眼淚一下子下來了:“媽媽……”

    蘇簡安一顆心瞬間像被針扎了一下,走過來抱住小家伙,摸了摸她的額頭:“乖,媽媽回來了。”

    小相宜往蘇簡安懷里鉆,委委屈屈的“嗯”了一聲。

    這時,樓上傳來西遇的聲音:“媽媽!”

    西遇要下樓,卻被劉嬸攔住了,他靈活地掙脫劉嬸的桎梏,劉嬸根本攔不住他。

    劉嬸沒辦法,只好哄著小家伙:“西遇乖,我們就在樓上玩,好不好?”

    “不!”

    小西遇果斷拒絕,抓著樓梯的欄桿,奮力要往下走。

    唐玉蘭說:“我怕相宜感冒傳染給西遇,讓劉嬸把他抱上去了,但是他不愿意在樓上呆著。”

    蘇簡安暫時顧不上西遇,問:“相宜量過體溫嗎?”

    “家庭醫生剛剛量過。”唐玉蘭說,“接近38度,低燒。”

    蘇簡安親了親懷里的小姑娘,哄著她:“相宜,媽媽去看看哥哥。你跟奶奶呆在這兒,好不好?”

    小相宜乖乖“嗯”了一聲,松開蘇簡安。

    蘇簡安走上樓,西遇終于不跟劉嬸斗智斗勇了,叫了一聲“媽媽”,伸著手要蘇簡安抱。

    劉嬸累得氣喘吁吁,擺擺手,說:“西遇力氣好大了,再過一段時間,我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蘇簡安笑了笑,蹲下來,第一反應就是去摸西遇的額頭。

    這一摸,她就發現了不對勁。

    掌心傳來的溫度,明顯比正常溫度高很多。

    蘇簡安問:“劉嬸,家庭醫生有替西遇量過體溫嗎?”

    “量過啊,西遇和相宜一起量的,醫生說西遇體溫正常。”劉嬸從蘇簡安的神色中發現不對勁,不太確定的問,“西遇該不會也發燒了吧……”

    “好像是。”蘇簡安抱起西遇,“劉嬸,你去幫我拿一下家里的體溫計。”

    “好。”劉嬸忙忙跑開了。

    蘇簡安抱著西遇下樓,告訴唐玉蘭:“西遇好像也發燒了。”

    “……怎么會?”唐玉蘭一臉意外,“相宜一發燒,我就不讓他們待在一塊了啊。”

    家里有兩個孩子,最怕的就是這種交叉感染,唐玉蘭已經盡力避免了。

    蘇簡安也不太確定,又用額頭貼了貼西遇的額頭,感覺好像比剛才更燙了。

    不過,但西遇畢竟是男孩子,比妹妹堅強很多,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異常。

    “怎么樣?”唐玉蘭很著急的問,“真的發燒了嗎?”

    蘇簡安點點頭,又心疼又無奈:“真的發燒了。”

    這時,劉嬸剛好把體溫計拿過來,蘇簡安順勢替西遇量了一下,三十七度八,跟相宜差不多了。

    西遇大概是感覺到不舒服了,往蘇簡安懷里鉆。

    唐玉蘭有些自責:“這幾天天氣明明回暖了,我平時也很小心的,兩個小家伙怎么就感冒了呢?”

    “小孩子抵抗力差,冷暖交替的時候感冒很正常。”蘇簡安寬慰老太太,“沒關系,這幾天小心照顧他們就好了。”

    唐玉蘭點點頭,想起什么,說:“把退燒貼給西遇貼上吧。”

    蘇簡安撕開一片退燒貼,要貼到西遇的額頭上,小家伙卻躲開了,順勢擋住蘇簡安的手,拒絕的意思很明顯了。

    “西遇乖,這個不痛的。”蘇簡安哄著小家伙,“媽媽把你貼上去,好不好?”

    小西遇搖搖頭,起身作勢要跑。

    蘇簡安忙忙把小家伙抱回來,指了指相宜,手:“你看,妹妹都貼著呢。”

    相宜總是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蘇簡安一點到她的名字,她就乖乖軟軟的叫了一聲:“哥哥。”

    “……”西遇看著妹妹,一臉糾結。

    蘇簡安意識到機會來了,繼續哄著西遇:“西遇乖,媽媽先幫你貼上。你覺得不舒服,媽媽再幫你取下來,好不好?”

    西遇眨了眨眼睛,最終沒有反抗,乖乖讓蘇簡安把退燒貼貼到他的額頭上。

    小家伙不習慣額頭上有東西,掀起眼簾往上看,卻什么都看不到,最后只好用手去摸額頭上的退燒貼,蘇簡安攔了一下他才沒有一把撕掉。

    相宜看見哥哥貼上和自己一樣的東西,反而笑了,走過來摸了摸哥哥的額頭。

    蘇簡安從包包里拿出補妝用的小鏡子,讓兩個小家伙看看自己,結果兩個小家伙不約而同地笑出來。

    小孩子不舒服,大人也跟著著急,多半是因為看見了孩子無精打采又難受的樣子。

&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版 云南时时开奖纪录 新濠博亚娱乐网址 七星足球直播 江苏时时直播 三中三用712229算法 老重庆时时开奖号码360 8波足球即时比分网 网上快三骗局揭秘 云南快乐10分app 新时时停售 吉11选五前三直遗漏 爱彩乐天津快乐十分 赛车pk拾试用软件 快猫官方网页 pc蛋蛋开奖直播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