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651章 我還有更狠的(3)

    “不行。”

    蘇簡安還沒說完,陸薄言就拒絕了。

    “……”蘇簡安猝不及防,過了好一會才問,“為什么?”

    陸薄言看著蘇簡安:“事情已經傳開了。到了同學聚會那天,如果我沒有陪著你,你猜他們會怎么說?”

    “……”

    蘇簡安不用猜也知道。

    會有人臆測她和陸薄言感情生變。

    還會有人直接又尖銳地問她,不是說你老公會陪你來嗎?老公人呢?

    最過分的,無非就是明里暗里諷刺她。

    但是,蘇簡安相信,這么無聊的人應該還是少數的。

    她搖搖頭,說:“我不在乎別人怎么說。”

    陸薄言按住蘇簡安的腦袋,“可是我在乎。”

    “……”蘇簡安知道,陸薄言是不希望那些聲音給她添堵,但還是忍不住調侃陸薄言,“陸先生,你什么時候開始在乎別人的聲音了?”

    “……跟你有關的事情,我一直都在乎。”

    陸薄言看著蘇簡安,目光深而且灼|熱,仿佛一個有著致命吸引力的深潭。

    蘇簡安心頭一動,圈住陸薄言的脖子,親了親他的唇。

    陸薄言怎么會放過主動送到嘴邊的獵物?

    他扣住蘇簡安的后腦勺,撈著蘇簡安的腰把她往懷里帶,讓她坐到他腿上。

    角度的原因,他更方便親吻蘇簡安的頸側和耳朵。

    而這兩個地方,恰好是蘇簡安極為敏|感的地方。

    蘇簡安已經很熟悉陸薄言的手段了,卻還是被他毫不費力地抽走了渾身力氣,最后癱軟在他懷里,細細的哼著。

    陸薄言知道蘇簡安已經無法反抗了,把她抱到床|上。

    室內的燈光暗下去,只有陸薄言剛才看書的地方亮著一盞落地臺燈,橘色的余光漫過來,溫暖而又迷蒙,完美貼合此時此刻的氣氛。

    “嗯,老公……”

    蘇簡安看著陸薄言,不自覺地叫他,像是要索求什么。

    陸薄言卻不緊不急,像一個優雅的獵人,慢慢剝除,緩緩挑|逗,一點一點地把蘇簡安吞噬干凈。

    很磨人。

    但是,蘇簡安不能否認,很快樂。

    ……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比想象中更快,蘇簡安去看了許佑寧兩次,陪她說話,告訴她念念很乖,比出生的時候重了好幾斤,長得比西遇和相宜當初還要快。

    最后,她鄭重地說,他們都希望許佑寧可以快點醒過來。

    許佑寧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再一轉眼,就到了周五早上。

    蘇簡安收拾好東西,正準備和陸薄言去公司的時候,陸薄言突然說:“簡安,我要去一趟香港。”

    “啊?”蘇簡安愣了一下,回憶了一下陸薄言今天的行程安排,并沒有“香港”這一項啊。

    “臨時有點事,要過去處理。”陸薄言說,“一個半小時之后的航班。”

    陸薄言很少這樣突然出差,蘇簡安一時有些無措,看著他,“那……”

    陸薄言親了親蘇簡安的眉心,“我會在明天下午三點之前趕回來。”他沒有忘記,他還要陪蘇簡安參加同學聚會。

    “那個不重要了,你先把香港的事情處理好。”蘇簡安想起什么,“需要我幫你收拾一下東西嗎?”

    “換洗的衣服。”陸薄言說。

    蘇簡安點點頭,上樓迅速幫陸薄言搭配了一套換洗的衣服,又收拾了他的日用品,拿下樓給他。

    她還是不想陸薄言太匆忙,又強調了一遍:“明天的同學聚會真的沒關系。”

    陸薄言只是笑了笑,又親了親蘇簡安,“我要去機場了。”

    蘇簡安點點頭,正要送陸薄言出門,西遇和相宜兩個小家伙就跑過來,抓著陸薄言的褲腿,“爸爸,親親,親親。”

    每次看見陸薄言親蘇簡安,兩個小家伙就會跑過來要親親,生怕被蘇簡安占了爸爸的便宜似的。

    陸薄言當然不會拒絕,蹲下來,把兩個小家伙抱在懷里親了一下。

    兩個小家伙心滿意足,在蘇簡安的引導下,乖乖的跟陸薄言說再見。

    陸薄言上車后給蘇簡安打電話,“你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工作daisy會幫你處理。”

    “不要,我要去,而且我現在就要出發去公司。”蘇簡安不容拒絕,“就算你不在公司,我也要把我的工作做完再說。”這是原則問題。

    陸薄言知道他多此一舉了,笑了笑,“好。”頓了頓,又問,“有沒有什么要買的?我幫你帶回來。”

    香港被稱為購物天堂。

    但是,陸薄言這次去是有急事,蘇簡安不想浪費他任何時間。

    “我沒有什么要買的。”蘇簡安知道陸薄言在去機場的路上肯定也要處理事情,也就不耽誤他的時間了,“先這樣,你到香港再給我發消息。”

    “好。”

    陸薄言掛了電話,蘇簡安也把手機放進包里,和兩個小家伙說再見。

    錢叔送陸薄言去機場,公司司機趕過來接又來不及了,蘇簡安拿了車鑰匙,想自己開車去公司。

    不過,她已經很久沒有碰方向盤了。

    保鏢知道蘇簡安要干什么,忙忙走過去,“太太,你要去哪兒?我送你吧。”

    “我去公司。”蘇簡安知道保鏢只是在做分內的事情,笑了笑,“我自己開吧,你們跟著我就好。”

    “這個……”

    保鏢一臉猶豫,明顯是不想讓蘇簡安開車。

    不用猜,這一定是陸薄言的意思。

    蘇簡安揚了揚手里的車鑰匙,頗為自信:“我車技很好的。”說完直接進了車庫,開了一輛最低調的保時捷出來。

    保鏢在心里權衡了一下,覺得蘇簡安駕馭這車應該沒問題,于是取了輛車帶著幾個人跟著蘇簡安。

&nb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广东快乐十分钟开奖直播 8键水果机压分技巧2128 裸体美女图片你懂的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乐乐 白小姐开奖结果今期 天津快乐十分追号方案 黑龙江时时官网是啥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 王者荣耀3d漫画王昭君下 欢乐捕鱼人官方版下载 历史开奖资料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联系方式 网络百人牛牛是假的吗 3d红五图库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