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110章 不會再讓你痛一次

    沈越川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蕭蕓蕓的忐忑,伸出手,輕輕圈住蕭蕓蕓。

    他沒什么體力,力道不大,動作間卻透著無限的寵溺和眷戀。

    蕭蕓蕓當然感受得到越川的心意。

    她緩緩閉上眼睛,只覺得整個世界瞬間安靜下來,她和越川的四周圍形成了一道真空屏障。

    他們互相擁抱著,待在一個獨立的世界里,沒有什么可以打擾他們。

    這一刻,他們無比愜意。

    蕭蕓蕓在沈越川的頸窩處蹭了蹭,聲音輕輕綿綿的:“越川,我想告訴你一件事,你可以聽見我說話嗎?”

    過了半秒,沈越川才輕輕“嗯”了聲,“我聽得見,你說吧。”

    蕭蕓蕓的唇角微微上揚,過了片刻才說:“我想告訴你,不管結局怎么樣,我都沒有遺憾了,真的。”

    她是認真的。

    遇見沈越川之前,她一生中最轟烈的事情,不過是和蘇韻錦抗爭,拒絕進|入商學院,一心攻讀醫學。

    一些同學對她的事情略有耳聞,專門跑來找她,叫她加油。

    她應付著那些同學的時候,一度以為自己的勇氣已經花光了。

    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她大概都無法再抗爭。

    遇到沈越川之后,蕭蕓蕓才明白,勇氣都是有來源的。

    只要有來源,人的勇氣就可以取之不盡。

    就像她真的想學醫,學校的醫學院就是她的勇氣來源,一天沒有畢業,她就永遠不會放棄。

    后來遇到沈越川,她初次嘗到愛情的滋味,沈越川接替醫學院,成了她的勇氣來源。

    因為沈越川,她可以對抗世俗,甚至可以跟世界為敵。

    憑著這股勇氣,她和越川成了夫妻。

    她最大的愿望已經達成,好像……真的沒有什么遺憾了。

    至于越川的病……

    她和越川被誤會為兄妹的時候,全世界的口水向他們淹過來,她都沒有退縮,區區一個病魔,能算什么?

    對于越川的病,能做的,她都已經做了,不遺余力。

    她還有勇氣生活下去,可是,對于沈越川的病,她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

    他們所有的希望,全都在最后一場手術上。

    遺憾的是,這場手術不但不一定會成功,還很有可能會提前把越川從他們的身邊帶走。

    這個結果很糟糕,但是,包括沈越川在內,這件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手術進行到最后,如果結果不那么如人意的話……

    蕭蕓蕓確實沒有很大的遺憾了。

    這么說著的時候,蕭蕓蕓并不知道她是在安慰越川,還是在安慰自己。

    沈越川摸了摸蕭蕓蕓的頭,語氣輕柔卻寵溺:“傻瓜……”

    哪怕是這種時候,蕭蕓蕓也不允許任何人侮辱自己的智商,更不愿意承認自己是傻瓜。

    她瞪了沈越川一眼:“你才傻呢,哼!”

    沈越川無奈的笑了笑,過了半秒才緩緩說:“蕓蕓,我會有很大的遺憾。”

    “……哎?”

    蕭蕓蕓不解的眨了幾下眼睛。

    她剛才那么說,可是在安慰沈越川啊,這哥們能不能配合一點?

    沈越川知道蕭蕓蕓很納悶,接著說:“蕓蕓,我發現自己喜歡你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照顧你一輩子,和你相守一生。如果這個愿望不能實現,我會很遺憾。”

    “……”

    相守一生,對于相愛的人來說,明明就是順其自然的事情,對于沈越川和蕭蕓蕓來說,卻隔著一個巨大的挑戰。

    蕭蕓蕓看著沈越川,努力忍了好久,眼眶卻還是忍不住紅起來。

    她明明有很多話想說,這一刻,那些字卻全部哽在喉嚨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是啊,他們希望可以相守一生,如果不能,她和越川都會很遺憾。

    可是,如果命運非要虐一下他們,他們也束手無策啊。

    蕭蕓蕓特意說她沒有什么遺憾了,更多的是想安慰一下自己和沈越川。

    她沒想到,身為她丈夫的那哥們一點面子都不給,一下子拆穿了她,一句話擊穿她的心臟。

    既然這樣,她給越川一個機會,讓他說下去。

    蕭蕓蕓抿了抿唇,一瞬不瞬的看著沈越川:“如果我們不能相守一生,你會很遺憾——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

    “老婆,我打算熬過這次手術。”沈越川親了親蕭蕓蕓的額頭,“你乖乖的,等我醒過來。”

    “好,我答應你。”蕭蕓蕓紅著眼睛,用力地點點頭,“越川,不管什么時候,我都等你。”

    這一輩子,除了沈越川,蕭蕓蕓誰都不要。

    她愛過最好的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讓她動心。

    她擁有過一段無比美好的感情,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段感情可以讓她將就和妥協。

    不管手術出現什么結果,她永遠會等著沈越川。

    這個世界找不到他,到了另一個世界,他們還有機會永遠在一起。

    蕭蕓蕓不止和宋季青唱反調,她同樣喜歡和沈越川唱反調。

    這一次,她難得這么乖,沈越川不由得笑了笑,親了親她的臉。

    蕭蕓蕓抱住沈越川,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起來,屏幕上顯示著“表姐”兩個字。

    蘇簡安!

    蕭蕓蕓清了清嗓子,努力讓自己的聲音恢復正常,不讓蘇簡安聽出她哭過。

    她看著沈越川,說:“表姐和表姐夫他們……應該來了。”

    沈越川知道,今天這么特殊的日子,陸薄言和穆司爵一定會來。

    他們認識十幾年,曾經共同度過了許多難關。

    這一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赛pk10最稳技巧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号 黑杰克游戏下载 皇马足球现金网 极速时时太假了 天津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湖北3d今天开奖号码 nba即时比分球探网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 四川快乐12app下载 2011老时时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彩经网 时时4星稳定条件做号 手机游戏破解版网站 兰州沐足招聘 胜利足球2019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