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083章 “新年”的長度

    穆司爵掩飾著傷勢,在山頂若無其事的和人談事情的時候,陸薄言和蘇簡安正在丁亞山莊的家里。

    沈越川和蕭蕓蕓順利舉行了婚禮,又是新年的第一天,蘇簡安的心情格外好,腳步都比平時輕快了許多。

    太陽開始西沉的時候,蘇簡安把兩個小家伙交給劉嬸,和唐玉蘭一起準備晚飯。

    唐玉蘭負責熬湯,下材料的時候順便問了一句:“薄言在干什么?”

    蘇簡安正在往鍋里放調味料,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一回來就去書房了,不知道在干什么。”

    “又在書房?”唐玉蘭身為母親都忍不住吐槽,“今天是大年初一,他應該沒有工作,還呆在書房干什么?早知道他這么喜歡書房,兩年前就叫他跟書房結婚。”

    “噗嗤——”

    蘇簡安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過,老太太說的……挺有道理的。

    陸薄言今天明明沒有工作,他為什么還要呆在書房?

    蘇簡安把最后一道菜裝到瓷碟里,擦了擦手,說:“我去書房看看!”

    她跑到二樓,也沒有敲門,直接推開書房的門。

    陸薄言正在打電話,不知道是不是聽見她開門的響動,他的身體下意識地往書房內側躲了一下,用側臉對著她。

    這是典型的躲避,還是條件發射的那種。

    蘇簡安的問題卡在喉嚨里,整個人愣住——

    陸薄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她?

    蘇簡安緩緩關上門,走向陸薄言,聲音里帶著一抹不解:“薄言,你在和誰打電話?”

    陸薄言放下手機,只是說:“你不認識。”

    “我……”

    蘇簡安還想追問,唐玉蘭的聲音就從一樓傳上來——

    “簡安,湯好了,可以吃飯了。”

    陸薄言走過來,牽住蘇簡安的手:“走吧,下去吃飯。”

    蘇簡安權衡了一下,還是先壓下心中的疑惑,跟著陸薄言下樓。

    唐玉蘭特地準備了不少菜,不停夾給陸薄言和蘇簡安吃,末了還不忘問:“味道怎么樣?”

    老太太的手藝十分嫻熟,煮出來的菜品堪比星級酒店的出品,她突然這么問,蘇簡安只覺得詭異。

    蘇簡安一邊吃菜,一邊假裝漫不經心的問:“媽媽,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我們說?”

    “這么快就被你看穿了?”唐玉蘭放下筷子,坦然承認道,“沒錯,我確實有話要和你們說。”

    蘇簡安想了想,已經猜到唐玉蘭要和他們說什么了,但還是很耐心的等著唐玉蘭說下去。

    唐玉蘭清了清嗓子:“我前段時間說過,過完年,我就會搬回紫荊御園,你們還記不記得?”

    “嗯,記得。”蘇簡安點了點頭,接著話鋒一轉,“可是,媽媽,新年還沒過完呢。”

    唐玉蘭看了看時間,說:“按照我對新年的定義,新年只剩下不到六個小時了。”

    “……”

    蘇簡安絕倒。

    當初和老太太約定的時候,她們應該先說好新年有多長的。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陸薄言看出蘇簡安的無奈,覆上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說話,接著看向唐玉蘭:“媽,這段時間……”

    唐玉蘭抬了抬手,截住陸薄言的話:“媽知道這段時間很特殊,但是,你們去年明明答應過我的!你們不能因為我老了,就不遵守對我的承諾。”

    “……”

    蘇簡安無言以對。

    不過,看老太太這架勢,她應該真的不會留下來了。

    蘇簡安只好作罷,說:“媽媽,我們聽你的。”

    吃完飯,陸薄言又回了書房,蘇簡安和唐玉蘭去陪兩個小家伙。

    出生到現在,兩個小家伙長大了不少,出生時的衣服早就不能穿了,眉眼也徹底長開,兄妹倆的五官愈發顯得精致可愛。

    唐玉蘭抱起西遇,用手指點了點小家伙肉嘟嘟的臉頰,笑意止不住地在臉上蔓延開。

    蘇簡安抱著相宜。

    小相宜一向比哥哥調皮,在媽媽懷里“嗯嗯啊啊”的說著話,聲音含糊不清又軟軟糯糯的,聽起來堪比天籟。

    結婚前,蘇簡安不太能理解母親對孩子的那種愛。

    直到當了這兩個小家伙的媽媽,她終于明白,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種無私的愛,叫“可以為孩子付出一切”。

    這就是母愛吧。

    想著,蘇簡安的唇角浮出了一抹柔柔的淺笑,整個人看起來愈發溫柔。

    沒過多久,西遇就在唐玉蘭懷里睡著了。

    唐玉蘭安把小家伙放到兒童床上,等到相宜也睡著,和蘇簡安一起離開兒童房。

    大年初一正是新年氣氛最濃厚的時候,天空中還有煙花熱鬧的綻放。

    唐玉蘭看著漫無邊際的夜色,嘆了口氣:“不知道佑寧怎么樣了。”

    自從回來后,老太太始終惦念著許佑寧。

    她認為,如果不是許佑寧,她也許……永遠都回不來了。

    提起許佑寧,蘇簡安的心情也不由自主變得沉重。

    遺憾的是,她沒有任何辦法。

    蘇簡安只能安慰老太太:“薄言和司爵他們正在想辦法。媽媽,佑寧一定會回來的。”

    唐玉蘭點點頭:“但愿吧。”

    頓了頓,老太太突然覺得不對勁:“薄言怎么又不見了?一般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陪著西遇和相宜嗎?”

    “……”

    蘇簡安突然想起剛才,她推開書房的門后,陸薄言那種條件反射的閃躲。

    陸薄言一定有事情瞞著她。

    蘇簡安覺得,她應該去問個究竟。

    不過,這種事情,暫時沒有必要讓老太太知道。

    “嗯……”蘇簡安不動聲色的替陸薄言打掩護,“薄言好像臨時有點事情,他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皇城黑龙江时时 安卓内购破解版捕鱼 秒速时时走势图软件 100期中特开奖 今天新疆时时票开奖号码 足彩app哪个是正规的 cos王者荣耀美女长腿 贵州快3开奖l结果 广东时时app下载 赛马会六肖网站有哪些 广东快乐十分l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开奖经网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略 足球守门员侧扑技巧 澳洲幸运5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热点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