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墨 作品

第三十九章 痛心的吻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的?”在我放下手機后,他再問著同樣的電話。

    “我想這是我的事吧!我不想說。”收起了手機,我將頭別開,并不想回應他。

    “你跟衛日航的關系好像很不錯,他……想要追求你嗎?”步承風接著,又說:“我聽承茵說,他有主動私下教你怎么設計作品。”

    “他的確是很用心的老師,不過有沒有追求我都是我與他之間的事吧!我想你還是不要將我的事太放心上了,這是對你對李思琪對我都好的事。”低下頭,我將手機收起來,平靜的語氣就是不想跟他多說的意思。

    我的雙手平放在膝上,沉默著不發一語。

    步承風也沒有說什么,他的車倒是一路的將我送到了我的新家。

    “你怎么知道我住這里?”我有些意外的看著他,在努力的回想著有沒有曾經跟他提過。

    “承茵提起過。”只是隨口的解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走下車去,我轉過身正想要對他道別,但卻看著他也跟著走下車。

    “謝謝你送我,我自己上樓去就可以,再見。”彎起甜甜的笑,我想要用最燦爛的微笑將他給趕走。

    “我還是送你上去吧!這樣安全一些。”步承風說,自己先走在前面了。

    耐何不了他,就只好先跟著走。

    進入電梯,我們依舊是不發一言,我不說話,他好像也不愛強迫我。

    打開了門,我這次是擋在門前,客氣的微笑說:“謝謝你將我送到這里來,晚安,下次約吧!”

    “為什么要這么急的從步家搬出來,你不是答應了我媽在步家里調養一個月才離開嗎?你的身體還那么虛弱,你需要休息。”步承風盯著我,伸手將我推開,自己進入了屋內。

    我沒有辦法,就只好跟著他進入,跑到他的身邊去想要趕他,可是又不想太過刻意,免得將自己的情緒暴露。

    “我沒什么了,雖然最近臉色是不太好,不過化了妝也沒有什么。再說了,調節身體要慢慢來,一個月也做不了什么,我自己現在也會偶爾燉一些湯水喝的,不一定要回步家去。”

    “你有燉湯水?”步承風輕輕的說著,自己跨步進入廚房里。

    我急急的跟上去,看著他將我廚房的拉柜拉開,又看了看廚房里的設置:“我看你這里是沒有煮過東西吧!你的調味料都是并沒有打開的。”

    “我一個人在外面吃也一樣啊!而且我才剛回來沒有兩天。”皺起眉,我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手機修好了。”步承風將手機遞上來。

    我看著那像新一般的手機,才想起他拿去維修好一段時間了。

    伸手接過,屏幕在他的手中亮了起來,寬大的屏幕顯示的是我們在澳門的那張合照。

    那次我贏了幾萬元,便用那些錢買了一雙眼鏡,我們一人各一副,還戴在臉上合拍了一張。

    看著照片里燦爛的笑容,我伸過去拿的時候,手騰在半空了。

    “我也是剛剛拿回來的,看過你手機里的照片,發現你并不怎么喜歡拍照,所以這照片我一打開就能看到了。”步承風將手機握在手掌里,他說話的時候靜靜的凝視著我。

    “那又怎樣呢?就是拍的相不多,所以從來懶得去刪掉照片。”伸手去拿回來,我按下鍵當著他的面前將那照片給刪了。

    “能不要這樣子嗎?我討厭你像這樣子的態度。”步承風看著我所有的動作,聲音有些微沉。

    我好笑的抬頭看他,反問:“我怎么樣子了?”

    “你真有這么恨我嗎?”他直看著我,那眼眸里閃爍著不愉快的神色。

    “我沒有恨你,你想太多了,只是我還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態度去面對你,所以……我們不要見太多了吧!我只是不想讓太為難自己。”轉過身去,我想要離開廚房。

    可是那有力的手臂太快了,忽然間將我給環抱起來。

    他在背后抱著我,我的背就貼在他的胸部,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聲,我的呼吸也不禁隨之一緊。

    “你是怎么了?”皺起眉,我有些難受的想要推開他。

    我不喜歡他這樣子,他懂得嗎?

    “我不想放開你,怎么辦?”步承風將頭埋在我的肩膀上,他的口吻十分凝重。

    我用力的閉起上,別開頭真想自己能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好將他推開。

    “那你想放開李思琪嗎?”平靜的,我努力的壓抑著我的情緒,穩穩的問他。

    “我不知道,我真的好亂,我不知道為什么我會變成這樣子的。我告訴自己,我愛的是李思琪,可是每一次看著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我就好痛苦。承茵跟我說,她說你告訴她,我這樣的反應是因為我的占有欲太強而已,我不是真的愛你就不要再來招惹你。可是我想了許久許久,我真的是這樣子嗎?若真的只是這樣子,為什么之前其他的女人要離開我的時候,我半點都不緊張,從來都不會放在心上,更不會去在乎呢?”步承風的聲音有些沉啞,他的唇就貼在我的耳邊,說話的時候陣陣熱氣輕吹拂在我的臉上。

    “那不一樣,因為那些女人你只是逢場作戲,而我卻曾經真的跟你結過婚了,雖然那婚姻是假的,可是在別人的眼里這卻是真的。男人不都是這樣子嗎?他們喜歡在外面風花雪月,卻不喜歡自己的太太出去玩樂。他們這樣子不一定是因為愛著自己的太太,就只是不喜歡屬于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碰一下罷了。你也只是一樣,你對我的感情從來都不是愛,就算現在你放不開我,也只是因為我總在你的面前轉動,你不喜歡看見我跟別的男人親近吧!如果真是這樣子,以后我們不要再見面就好了,也許……也許我們以后不要再接觸便好一些。”咬下牙,我深深有換著呼吸說。

    “不是那樣子的,我很清楚我對你的感情不是那樣子的。”步承風忽然用力的將我轉向他,他低著頭,痛苦的看著我,將額頭低下靠在我的額頭上:“溫曉晴,你說為什么,我會這樣放不下你呢?”

   &n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十一选五天津走势图 老版电子游戏都有哪些 360老时时号码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山西省十分快乐50走势图 赛车pk博彩网 彩神ii 澳洲幸运5走势图官网 黑龙江时时怎么号码 管家婆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皇冠炸金花 超神北京快3计划软件 新时时兑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值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