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聲悠揚 作品

第505章被拔掉的年少癡狂

    “什么叫做覆水難收,跟這個意思差不多,要想收回,太晚了。”看著小家伙那受挫的表情,穆季云的眼角挑了挑,想要跟自己斗,還是太嫩了點,也不想想看,自己可是他的老子,又豈有會輸給他的道理。

    “嘻嘻!爹地,我知道你一定不忍心讓我失望的對不對。”小軒軒也顧不上穆公子正在吃著早餐,抱著他的手臂不停的晃動著。

    “何以見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被粘了食物的雙唇,斜睨了小家伙一眼,笑得一臉的揶揄。

    “我不管,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就要輸給人家了。”小軒軒嘟著嘴,一想起同班新來的那個耍酷小男生就氣得臉蛋都鼓了起來,愛臭屁不說,還老愛找自己麻煩,如果不是因為怕被媽咪捉去軍訓,他早就好好的教訓他一頓了,又豈容他在自己的面前耍威風。

    “說吧!這次又惹了什么事。”穆季云放下手中的筷子,抽出一旁的紙巾擦了擦嘴,這才站了起來。

    “人家哪有惹事,只是你很久都沒有送人家去學校了而已嘛!”小軒軒咬了咬唇,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看不慣那個男生老在自己的面前吹噓他家爹地有多么的威武帥氣而心生不服的。_67356

    “真的是這么的簡單,怎么聽起來卻沒有絲毫的可信度呢?”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外套跟公文包,懷疑的看了他一眼。

    “就是這么的簡單了,是你自己想多了而已。”小軒軒也背起了自己的小書包,一蹦一跳的跟上穆公子的腳步,臉上全是興奮的甜笑,因為他知道爹地已經妥協了。

    剛一走到花園,穆季云就被眼前的境況給驚呆了,他還說這人都到哪里去了呢?原來全都聚到這里來了,當然,也包括他的那一對逆天的父母。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皺了皺眉,看著已被拔掉的花草,他覺得自己的胃都要抽起來了。

    “少爺,夫人說她閑得無聊,所以要在這塊地種上綠色的蔬菜,這樣一來的話,就不用去買那些無機蔬菜了,在自家就可以吃到有機的蔬菜。”吳媽擦了擦自己手上的泥土,有些擔憂的看著穆季云,因為她知道這一片的茉莉花可是少爺所深愛的寶貝。

    “胡鬧,難道說就沒有別的地方了嗎?”穆季云的雙眼布滿了怒火,他們拔掉什么不好,偏偏的拔掉了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還有,自己這里是花園,不是菜地好不好。

    “夫人說這里的茉莉花開得最旺盛,所以土壤肯定很肥沃,種出來的菜也一定很好。”吳媽遲疑的把傅冰蝶的意思給說出來,已經做好了被他大吼的準備。

    “簡直是無稽之談,怎么拔出來的,就怎么的給我種回去。“看著滿地的狼藉,穆季云已經有了一種想要殺人的準備,什么這里的土壤最肥沃,那是因為自己讓人好好調養出來的好不好。

    “這……”吳媽看了看不遠處的那一對溫情脈脈的伉儷,再看了看盛怒中的少爺,滿臉的糾結,一開始的時候她就已經勸過夫人了,可是她壓根就不聽,現在讓她種回去,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而也就在這時,傅冰蝶終于看見了穆季云的身影,一臉笑意的走了過來,“兒子,這一大清早的怎么就怒氣沖沖的,是誰惹你了嗎?”

    “你可真的是我的好媽媽。”穆季云緊咬著牙關,隱忍著即將要爆發的怒氣,她這不是在明知故問嗎?這里除了她之外,還能有誰敢惹怒自己的。

    “這個我一直都知道,你竟然現在才發現,看來還真的是對我關心甚少啊!”傅冰蝶柔柔的一笑,依然年輕漂亮的臉上浮現著促狹的亮光,她知道這小子在氣什么,但這個時候裝糊涂肯定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

    “別試圖轉移話題,為什么讓人把我的花給拔掉。”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一個笑得一臉燦爛的女人,就算自己心里已經被氣得要炸開了鍋,表面上還要隱忍著不發,可見有多么的悲催,因為某個同樣氣場強大的男人正在不遠處用一種挑釁的眼神看著自己,只要自己敢對他的老婆稍微的不客氣,估計肯定會過來跟自己拼命。

    “你不覺得整天都面對著一種物品有些乏味了嗎?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的幫你重新的規劃了一下,可不要表現得太感動了。”傅冰蝶一副四兩撥千斤的架勢,絲毫也沒有把自己兒子那墨黑的臉色給放在眼里,依然很柔和的笑著。

    “奶奶,你就別氣我爹地了,你沒看見他都要爆發了嗎?”可千萬不要啊!這樣一來的話誰送自己去學校啊!最主要的一點是,自己的目的可還沒有達到呢?

    “我沒有氣他啊!我說的可都是實話。”不是沒有想過他會因此而對自己發怒,但她在賭,賭這些日子的相處是否已經讓他的心里有了自己這個媽的存在,所以這想種菜是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原因就是很純粹的試探他而已。67356

    “你是沒氣我,你只是在挑釁我而已,不得不說你贏了。”穆季云再次看了眼那滿地的茉莉花,攥緊拳頭閉了下眼簾,最終轉身快步的離開。

    “奶奶,你完蛋了,這星期你都別想爹地會搭理你,在這一方面,他可記仇了。”小軒軒幸災樂禍的輕聲說完之后,趕緊小跑的追了上去,獨留傅冰蝶一個人在那皺眉的看著瞬間脫離了自己視線的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

    “這下子高興了吧!把兒子給氣成這樣。”穆時桀走到她的身邊,雖是怪責的語氣,但眼里卻是滿滿的寵溺。

    “你說我是不是太過份了呢?”傅冰蝶抬起頭來,略帶遲疑的詢問著。

    “你自己覺得呢?好了,這不做都已經做了,再站在這糾結也于事無補,還是想想你都想種些什么菜吧!”在花園里面種菜,看來也只有自己這個奇葩的老婆才會想得出來,但只要是她想要去做的事情,他就一定會支持到底,就算明知道那樣會把自己的兒子給惹怒也在所不惜。

    “吳媽,把這茉莉花重新的找一個空地種回去給他吧!”傅冰蝶輕嘆了口氣,其實她已經知足了,畢竟兒子雖然很生氣不假,但并沒有對自己大吼大叫的,這要是放在以前,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知道了,夫人。”吳媽搖了搖頭,夫人就是愛挑釁少爺,明明都知道這茉莉花是他的最愛了,還非就看中了這塊地不可。

    穆公子一路上都緊閉著雙唇,一句話都沒有說,讓小軒軒看了也不由得開始擔心了起來,看來那花對爹地來說真的很重要,要不也不可能會如此的生氣了。

    “爹地,你還在生奶奶的氣呢?”小家伙側頭看著他,很少看見他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安靜過。

    “沒有,只是覺得有些可惜了而已。”穆季云回他一抹安心的笑容,繼續緊盯著前方的道路,生氣只是一時間的觸動而已,隨之而來的卻是滿滿的遺憾,因為那是自己年少之時的一個夢,雖然說這個夢早已來到了自己的身邊,可他還是保持著那時的悸動之情。

    “爹地為什么那么喜歡茉莉花呢?”小軒軒一看見穆季云緩和了下來,也就開始追根問底了起來,因為爹地所用的物品都會帶有淡淡的茉莉花香,這是自己一直就深感疑惑的事情,但卻沒有機會問起,所以仗著今天的這個話題也就問出了口。

    “你猜猜看啊!”穆季云神秘的一笑,這是自己跟愛妻之間唯一的回憶,所以他希望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慢慢的回味就可。

    “我想,應該是跟媽咪有關吧!”小軒軒狡黠的一笑,以自家爹地對媽咪的那一種深愛程度來看,如果說能讓他對這些茉莉花如此眷戀的話,那除了跟自家媽咪有關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可能性了,總不會是用來思念別的女人的吧!

    “不錯,思維夠敏捷。”穆季云贊賞的笑了笑,既然他都已經猜了出來,那么自己也就沒有必要繼續的隱瞞下去了。

    “如此說來,你豈不是在很久以前就愛上媽咪了。”軒軒記得自己來到別墅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有那么一大片的茉莉花了,所以才會說得如此的篤定。

    “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好了,已經到了。”穆季云把車穩穩的停在了學校的門口,這才推開車門下了車,因為這一時間剛好是家長送孩子來上課的時間,所以周圍都停滿了各種牌子的豪車,但像蘭博基尼這樣的奢侈之品,卻是不多見到的。

    軒軒看了眼外面的情況,努力的在人群中尋找著自己想要炫耀的對象,可是看了半天都不見人,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沮喪,看來自己今天要繼續的被那個可惡的小男生給繼續的荼毒了。

    “看什么呢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票控 华东15选5走势图彩经网 北京赛pk10现场 一点红香港马会官方网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11选五 3d今天开机后 潘粤明承认赌 北京赛pk10现场直播 快乐十分任五中奖胆拖规则 查询手机号码定位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 福彩35选7开奖还有吗 下载欢乐三张牌 广西快3app软件下载 vr赛 一小时多少钱 九龙高手最快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