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聲悠揚 作品

第424章知道我是誰嗎

    “歐陽瑞西,你敢說歐陽連城之所以跟我提出來離婚不是你所指使的嗎?”現在的莫雅萍就好像一只瘋狗般似的,逮到誰就都想要咬上一口,覺得只有這樣做才能把自己的不幸給賴到別人的身上去。

    “我敢說不是,但看在老天這么有眼的份上,聽到這么愉悅的事情,我還是得恭喜你一下,終于也等來了這么的一天,也算是守得云開見月明了。”歐陽瑞西一般的情況之下都不喜歡去做那一個落井下石之人,可在面對著這么惱怒的一幕之時,她還是不可抑制的在言語之上變得尖酸刻薄了起來,就算不說一個臟字,也能把對方的囂張氣焰給打壓下去。

    “你什么意思,這么說來你是一直的在盼望著我跟你爸離婚了,想不到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善良的主,內心卻是如此的狠毒。”歐陽瑞西一直就是莫雅萍心頭的那一根刺,因為自始至終,她從來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過,更不用說會叫自己一聲媽了,自她進了歐陽家門的那一刻開始,她在自己的面前永遠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那樣的一種神態貌似自己在她的眼里有多么低下不堪似的。

    “不,我從來就不去盼望這種對我來說毫無意義的事情,因為那跟我沒有任何的聯系,不值得我去浪費心思,不過要說到狠毒嘛!這一點我自認自己永遠也不可能會是你的對手,所以你盡可能的放心,這個第一沒有人會去跟你搶,它始終都是屬于你的。”

    歐陽瑞西冷然的輕抬了一下眉角,嘲諷的看著這一對已經無恥到不懂得什么叫做道德的母女,說實話,她還真的是很替歐陽辰海感覺到心疼,那么明辨是非的一個大男孩,竟然攤上了這樣的一個唯利是圖的母親,說實話,這對他來說,還真的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你不狠毒,如果不狠毒的話為什么會教唆辰海視我這個母親如路人,不狠毒的話為什么會看不得我們家庭幸福,說到底你這就是在報復我是不是,就因為我當初讓你離開了歐陽家,所以你也要我在那個家里不得好過。”_67356

    一想到歐陽辰海對自己的那一種冰冷的態度,莫雅萍的心可是要給歐陽連城跟自己提出來離婚更要來得心痛萬分,畢竟現在的她感覺到自己以后唯一的依靠就只有歐陽辰海了,可若是連他都那么不待見自己的話,那么她以后的日子要怎么的過下去呢?總不能指望歐陽依依這樣的一個毫無腦子的女兒身上吧!

    “說到這個我倒是要謝謝你把我給趕離了出去,要不哪來今天如此之多的光環籠罩,正所謂強加之罪,何患無辭,對于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不好意思,請恕我無法茍同,辰海他有著自己的思想,他看得清人心的善惡,所以致使他把你當成路人的那一個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歐陽瑞西一方面要不停的阻止穆季云想欺壓而上的身體,看似纖細的手臂緊緊的禁錮著他,不至于讓他會把自己的衣服給扯掉,一方面還要去應付莫雅萍那些強加到自己身上莫須有著的罪名,說實話,她的怒氣已經瀕臨到一種即將要爆發的邊緣了。

    “賤丫頭,你憑什么用這樣的語氣來跟我媽說話,本來就是你把辰海給洗腦了,竟然還敢不承認,要不怎么同是姐姐,他就把你給當寶,而把我給當草了呢?”歐陽依依把心底的怨恨全部都發在了歐陽瑞西的身上,尤其是看到穆季云是那樣不顧一切的深埋在她懷里的時候,妒忌感讓她沖昏了自己的頭腦,所以換來的是一個響徹了整個空間的巴掌聲。

    “歐陽依依,這就是你不聽警告的下場。”羅昊的臉上沒有任何的神色變化,就好像那一巴掌并不是他所打下去般,說得是那樣的云淡風輕,少爺被她們給設計已經夠讓自己慪火的了,如果說在他這樣神志不清的情況之下,自家少奶奶還能任由她們辱罵的話,那么他就不配再繼續的留在少爺的身邊。

    “羅昊,你竟然敢打我。”歐陽依依不可置信的看著羅昊,在她的眼里,這個男人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保鏢而已,所以壓根就不把他一開始的警告給放在了心上,可想不到的是他竟真的敢對自己動手,這一點是她怎么也始料未及到的。

    “這是我第一次出手打女人,所以你應該感到榮幸。”羅昊冷冷的說著,臉上不見絲毫的溫度,不過他的這一個做法卻是讓歐陽瑞西為之叫好著的,因為她早已經想這么做了,可卻礙于穆季云整個人都靠在自己身上的緣故,所以她壓根就抽不出那個手來去教訓她的那一聲聲對自己的出言不遜。

    “小杜,把她們給帶出去。”歐陽瑞西抽起茶幾上的紙巾幫穆季云擦了擦汗,雖然懊惱著他不聽自己的話偷偷的喝了酒,但是就猶如那些許多次一樣,她對他始終是心存著不忍的,而這個家伙又何嘗不是認準了自己的這一點而無所顧忌著呢?

    “知道了,上校。”小杜啪的行了一個很正規的軍禮,然后轉身看了看這兩個自己也不喜歡的女人,從來就不愛皺眉頭的他還是不自覺的輕蹙了一下道:“說吧!是你們自己走出去,還是我拎著你們出去,前者嘛會相對的要好看許多,后者可就要難堪多了。”

    “我們憑什么要走,你敢碰我一個試試看,我會鬧得全s市的人都知道你們這是在公報私仇,堂堂的一個上校在欺負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小老百姓。”莫雅萍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她都不想選,因為她對警局有著很大的敬畏感,所以她才不要被送到那里去,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吧!

    “不走是嗎?小杜,打電話讓易局長親自過來提人,莫雅萍,我這面子給得夠大了吧!讓公安局長親自來接你,羅昊,我們先走。”歐陽瑞西睥睨的一笑,卻不達眼底,扶著穆季云便向門外走去,既然她們有軍車不坐,而非要坐警車的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江西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赛车pk拾开奖直播pk开奖 体彩开奖号码排三 手机上怎么玩幸运农场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 新东方心经b 山东时时诈骗案 网赌mg 输的一无所有 韩国美女牛鞭纠结 创办一个电竞战队要多少钱 广东时时 快乐十今天 重庆特训营 重庆时时多久开一期 java手机游戏主角赵云 成都按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