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作品

第一百九十六章 放手 你瘋了嗎

    這是他第一次把話說的那么絕,但這絲毫不足以讓林姍畏懼。

    這種放狠話的事情,她也可以對著臺詞照著念。

    就算她跟司凌少寒的事情被公布了,頂多也就是在林家混不下去。說不準,林玉嬈為了控制她,反而會把她困在林家。

    那個什么狗屁“賣身契”,傻子才會當真。

    “呀呀呀呀!”林姍故作傷心狀,用手捂著胸口,抬眸望著眼前的男人:“你是在威脅我嗎?”

    “司凌少寒,你有本事就把我們倆個人之間的事情曝出來。這可是丑聞,到時候,你們司凌家族的股票下跌了,可別說我影響了你。”

    “呵!”司凌少寒冷笑了一聲,滿眼嘲弄:“你以為你是誰,影響力會那么大?”

    的確,凡事進入全球五百強的企業,代表人物只要有點什么風吹草動。受傷,或者丑聞,都能輕而易舉的影響股市行情。

    所以,在商業界,所有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不管私下底多齷齪,表面功夫做得卻都非常好。

    但是,那所有之中,不包括他司凌少寒。

    他掌握著前途光景最好的產業,還有跟政府商談好了的項目。這些,足以讓他不受任何影響。

    別說丑聞,就算更大的事,也絕對影響不了司凌集團。

    娛樂圈曾經出現過一只奇葩。

    為了博取眼球,在八卦周刊把司凌少寒的桃色新聞全部搜集,整合,曝光了出來。

    本以為多多少少會影響司凌集團。

    然而,那條新聞除了引起無數女人爭相閱讀,分析司凌少寒喜歡哪一款的女人之外,再也沒起到半點作用。

    司凌集團的股票非但沒有下跌,反而還見鬼的上升了好幾個點。

    “哦!”林姍又怎么會不知道這個道理,輕飄飄的吐出一個字,然后故作恍然大悟的說:“我差點都忘了,您可是大名鼎鼎的司凌少爺呀,能怕什么呢!”

    她被高大的男人壓著,又驚又怕,整個人都不自在,呼吸也是格外費力。

    想要推開,卻不管用多大的力氣都是徒勞,只覺得身子被他的手臂捆的發疼。

    然而,哪怕現在處于下風,她的嘴還是那么刁:“男人都愛面子,既然司凌少爺不怕被人議論成衣冠禽獸,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

    她把話直接挑明了,不管司凌少寒怎么威脅,她都不會承認那份合約的事情。

    這種合約在法律意義上來講,根本就是無效的。可一旦她承認了,司凌家一定有辦法把它合法化。

    所以,她如果真正的簽了賣身契,那她可就輸了。

    到時候,她還有什么自尊,人權?

    只能卑微的像個傭人一樣,聽從司凌少寒的安排,等待他的吩咐。

    這種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只要她不想,誰也別想逼迫她。

    “什么?”男人原本暴戾的氣息逐漸轉變成怒火。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用那個詞語來形容他?

    “我如果被議論成是衣冠禽獸的話,那你又是什么?一個被金主包養,任人玩弄的寵物嗎?”

    語畢,他雙手抓住她的衣襟,大力一扯。

    領口的幾顆扣子瞬間崩落,黑色的內衣暴露出來。

    女人白皙如玉的身體,讓男人目光一身,眼底浮現出無窮無盡的渴望。

    微涼的氣息侵襲而來,林姍頓時大驚失色,雞皮疙瘩冒了滿身。

    林玉嬈上樓補妝有一會了,隨時都會下樓來。

    林儒君的病情還不太穩定,要是她們母女倆借題發揮,趕她走,怎么辦?

    “放手,你瘋了嗎?”指尖深陷進司凌少寒的后背,她張嘴,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

    口腔里彌漫起血腥味,男人結實的肌肉讓她牙齒發酸,她卻只能忍著,做最后一搏。

    司凌少寒吃痛,不得已放了她,揪住她的衣襟就將她甩回了地板上。

    林姍的后背撞到了茶幾,她下意識的雙手緊緊的抓住領口,蜷縮著躺在地板上。

    打火機的聲音響起,沒一會周圍就彌漫著濃郁的煙味。

    他坐在沙發上,左腿搭在右腿上,兩指夾著煙,不緊不慢的吐出一個個煙圈。

    明明長相俊美,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高貴勁的男人,怒了的時候脾氣比誰都火爆。

    他瞇著一雙黑眸,看著地板上的林姍,眼神中沒有任何一絲憐憫。

    見她半晌沒起來,他輕啟薄唇,“裝什么?這里沒有別人,沒死就別癱著!”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微信快乐10分群 pk10直播软件下载 南粤风采36选7中奖规则表 重庆时时开奖模拟器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选号器 pk10改单可信吗 谁知道澳门永利总站的网址 江苏时时技巧 55777开奖结果特马 重庆时时彩免费计划 代理赌博拉人技巧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北京赛pk10直播软件下载 白小姐期期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