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作品

第一百九十章 請你不要糾纏她

    宮離漠的話一出口,兩人之間本就緊張的氣氛更是徹底僵持了下來。

    兩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兩雙氣勢十足的眸子。

    一黑一藍,隔空相望,彼此的敵對讓空氣好似都摻雜了些火藥味。

    緊張的氣氛駭的那些侍應生和舞娘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貓著腰,踮著腳,相繼溜走。

    宮離漠的那幾個隨從倒是依舊站在原地。

    只是,也一個個被強勁的威壓駭的屏住了呼吸,臉色發白。

    和他們的緊張相比,兩個當事人卻平靜的很。

    見司凌少寒許久都沒有回答,宮離漠上前兩步,不著痕跡的擋住門口,又重復了一遍剛剛的話。

    “司凌少爺,關于阿姍的事情,我想我們還是一次說清楚的好。不如,上樓邊喝邊談?”

    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最初的忌憚,整個人都帶著一股子黑道少爺應有的氣勢,語氣更是咄咄逼人。

    這一次,不管是家族阻攔,還是那個所謂的未婚妻婉柔搗亂,他都一定不會放棄。

    否則,他恐怕就真的,要永遠失去阿姍了。

    司凌少寒縱橫商界好幾年,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見宮離漠的氣勢明顯與之前發生的變化,哪里還會猜不透他的心思?

    一時之間,只覺得他的話及其刺耳。

    好看的眉頭幾乎擰成了川字,懊惱之余,黑眸中流淌出一抹嘲弄來。

    關于阿姍的事情!

    宮離漠,他以為他是誰,他有什么資格和自己討論那個女人?

    “阿姍?”

    低聲重復了一遍宮離漠對林姍的稱呼,那兩個字從自己口中叫出來,他莫名的舒坦。

    反之,愈加覺得宮離漠的那聲‘阿姍’,就好像一筆一劃都帶了鉤,長了刺,刺得他難受至極。

    冷冷一笑,譏諷出聲:“宮少爺叫的還真是親切。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挖了我的墻角,偷了我的女人!”

    “只是宮少爺,你確定,你如此深情款款的稱呼我的女人,你的未婚妻不會吃醋嗎?”

    “蘇婉柔,蘇家獨女,伸手了得,對付敵人的手段也是狠辣非常,多種多樣……”

    “嘖嘖,若她執意對我的女人下手,還真是防不勝防呢!”

    “你說,到時候,我是睜只眼閉只眼,繼續維持宮家和司凌家井水不犯河水的關系。還是,不顧一切護我的小姍周全?”

    語氣淡然的說著話,司凌少寒冷冷笑著,語氣之中的嘲諷和威脅毫不掩飾的流瀉。

    換言之,若宮離漠執意和他搶林姍,這件事就會上升為宮家和司凌家的敵對。

    他邊說,邊走,話音落,高大的身體已經站在宮離漠的面前。

    個子本就比宮離漠高上一截,加上此時毫無保留的釋放出自己的氣勢,他整個人如同一座大山,氣勢逼人。

    被他字字句句都在宣告主權的話刺得難受,宮離漠咬咬牙,亦是毫不退縮,藍眸對上他的目光。

    的確,之前他一直顧忌蘇婉柔會對付林姍,所以派人找她,都要偷偷摸摸的。

    可現在,未婚妻,還是宮家,他什么都顧不上了。

    他只知道自己要這個女人。

    他可以等她愛上自己,哪怕遙遙無期,也甘愿等著。

    可他,不能讓她被旁人搶了去!不能,給她機會愛上別人!

    “司凌少爺,關于蘇婉柔的事情,我自會處理好,不需要你操心!我既然愛阿姍,就會護她周全!”

    冷聲開口,他一字一句的說著,每個字都充滿決絕,擲地有聲。

    那話語中的堅決終于惹惱了司凌少寒,大手一伸,直接把他的衣領抓在手中。

    “愛?宮少爺的意思,是想堂而皇之的從我手里搶人嗎?”

    “你可別忘了,你是有未婚妻的人!為了家主之位,甘愿娶自己沒興趣的女人。你這樣的貨色,也配談愛情?”

    黑眸如同捕獵的豹子般瞇著,司凌少寒語氣冰冷,直接戳在宮離漠的痛處。

    聽到他那般直言不諱的諷刺自己沒資格,宮離漠藍眸一冷。

    心底升起無邊無際的痛,卻無處訴說。

    宮家對外宣布,他和蘇婉柔的婚事已經定下。

    只等d省的事情料理好,就回c省去。結婚當日,便是接管宮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pk10滚雪球人工计划 网赌mg电子程序揭秘 河北快3和值表 下载曾道 福利彩票欢乐生肖玩法 宝马娱乐线上城 兰州按摩地方 足球直播比分 合肥麻将 乐彩贵州快三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一 秒速时时龙虎和经验 亚游下载 万豪酒店特殊服务 牛牛抢装技巧 老北京pk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