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瀅瀅 作品

第159章主動和好

    “真晦氣,你們國內就是這么競爭的?輸了就裝暈去醫院?是不是等會兒就傳出我們公司各種負面新聞?”

    其他公司的老總臉燙燙的,感覺好丟人,“這個……僅僅是個案。”

    他們恨死滕家誠了,裝暈,虧他想的出來。

    丟他們本地公司的臉,溫子熏說的沒錯,跟滕氏一起入選,太丟臉。

    “是啊,只有一列,可能是那位高高在上慣了,忽然失敗有些接受不了。”

    喬治冷哼一聲,不屑至極,“哼,哪有常勝不敗的將軍?生意場上,有輸有贏,才是常事,輸不起的人,我不想再接觸,記下這家公司,直接列入黑名單。”

    “是。”秘書二話不說記錄在案,從此不再進入合作的視線。

    眾人紛紛離去,子熏猶豫了一下,看向赫連昭霆。

    赫連昭霆柔聲問道,“怎么了?”

    子熏嘴唇抿緊,“能不能陪我去醫院走一趟?”

    赫連昭霆沒有多問,一口答應下來,“好啊,樂于奉陪。”

    醫院,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讓子熏不適的皺起眉頭。

    “這么說,真的昏過去了?不是裝病?”

    負責滕家誠的醫生表情誠懇,“病人本身就是三高人群,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需要好好保養,但他的氣性太大,年紀也上去了,情緒一波動,就容易犯病。”

    他雖然很好奇,但沒有多問,有錢人的世界,窮人不懂。

    子熏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原來如此。”

    本來想痛打落水狗的,沒想到真病了。

    她很想笑啊,真的,第一次是裝的,像模像樣,還騙了好多人。

    結果第二次真病了,別人都不信了,哈哈哈,她怎么覺得這么好笑呢。

    走出辦公室的大門,她停下腳步,略一沉吟。

    “我不想去了。”

    赫連昭霆攬著她的肩膀,忍不住微笑,“你呀,心腸就是太軟了,落井下石又如何,大家都這么干。”

    子熏是很有原則的人,“可我不想。”

    如果裝病,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刺激他,但是真病了,她卻不愿意了。

    “傻瓜。”可他就是喜歡這樣善良的性子,堅強而不軟弱,尖銳卻不失溫厚。

    兩個人相視一眼,很有默契的離開,但才走了幾步,迎面遇上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姜彩兒。

    她一看到子熏,眼晴猛的瞪大,大聲怒斥,“溫子熏,你怎么敢來?你害我老公還不夠嗎?”

    子熏微微蹙眉,淡淡的反問,“醫院是你家嗎?”

    “你……”姜彩兒不禁氣結,她還是這樣,氣死人不償命,一點都沒變,“我老公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是殺人犯。”

    她直接就給子熏扣上大帽子,將責任全都記在她頭上。

    她才不管什么法律,只憑自己的喜好。

    子熏忍不住笑了,“噗哧,姜彩兒,你還是小處聰明,大事犯蠢,所以你的人生一塌糊涂。”

    姜彩兒的臉色漲成通紅,又氣又急,“胡說,我過的很幸福,我是堂堂滕家的女主人,集權勢財富于一身,又有一個愛我的男人,不知有多少女人羨慕我。”

    她努力抬起下巴,擺出幸福的姿態。

    可是,怎么看都覺得勉強。

    子熏淡淡的反問,“真的這么幸福?那為什么這么激動?”

    一針見血,太犀利了。

    姜彩兒如被重重打了一拳,臉色慘白。

    “你就這么恨我?非要毀掉我的幸福才罷休?”

    這哪跟哪?話題轉的太快了,完全不是一回事。

    子熏細細打量了她幾眼,一年不見,姜彩兒的變化好大,整個人像老了十幾歲,眼中全是風霜,打扮的再富貴,也掩不去那份滄桑。

    再看看她的衣服首飾,眼中閃過一絲了悟,“恨你?你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螻蟻,不配我恨,我只是可憐你,嫁了這么一個老頭子,錢也不能隨心所欲的花費,又不能在公司家里占得一定的地位,一定很憋屈吧。”

    姜彩兒空有貴婦人之名,卻沒有半點權利,外表看似風光,但私下的苦處,沒處可說。

    但她向來要面子,尤其是在子熏面前,更不肯示弱,“胡說,只要我說一句話,我老公什么都聽我的,各大品牌的衣服直接送到我家里……”

    她不停的吹噓,老公對她有多好,她過的有多幸福。

    子熏挑了挑眉,淡淡的打斷她的話。

    “為什么還穿著去年款式?鞋子也是去年的。”

    “我……”姜彩兒的聲音斷了,臉上有一絲狼狽,“還沒來得及換。”

    子熏一眼就看穿她的偽裝,“我記得你當初沒錢時,都不肯穿舊款,如今飛上枝頭當鳳凰了,怎么還肯穿舊款?別當我是傻子。”

    她們認識那么久,對彼此有一定的了解。

    姜彩兒愛慕虛榮,喜歡品牌包包,鞋子,衣服,每一季的新款出來,就急著要買,永遠走在時尚的前沿。

    有錢了,反而不追求時尚了?

    別開玩笑了,這種鬼話騙誰呢?

    姜彩兒被拆穿謊言,不禁惱羞成怒,“你非要這樣落井下石嗎?非要看到我倒霉,才開心嗎?”

    她最不愿意讓溫子熏看到自己的狼狽和不堪,但是,還是瞞不過她的眼晴。

    她的心很痛苦,也很難堪。

    一直以來,她以嫁入豪門為目標,她成功了。

    但沒想到這是噩夢的開始!

    子熏嘴角微勾,淡淡的笑了。

    “對,見你過的不好,我就安心了。”

    “溫子熏。”姜彩兒氣的滿臉通紅,兩眼噴火。

    子熏冷冷的瞪回去,“這是報應,我父母兩條命,你還欠著,而我還記著。”

    姜彩兒的身體一抖,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她還在記恨?

    她還想報復嗎?

 &nbs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吉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北京时时赛车计划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黑龙江省日报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极速时时是国家 陕西百宝福彩快乐十分 今天的云南快乐十分的走势图 快乐时时是国家 mg不朽的浪漫滴血条件 秒速飞艇人工计划网 极速赛车投注公式 2018年白姐正版资料图 开奖直播现场手机开奖 以色列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