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瀅瀅 作品

第108章拿槍對付他

    “他呀……”電話又響了,林瓏二話不說接起來,不知對方說了什么,她緊張的跳起來,一腳踢在椅子上,疼的直吸氣。

    她來不及查看傷勢,就著急萬分的撲過來,緊緊拽住小星宇的胳膊,“你媽咪的電話告訴我,馬上,立刻。”

    像是出了天大的事情,她的臉都綠了。

    小家伙心思轉了幾轉,“你想干嗎?”

    “快說。”林瓏歇斯底里的大叫,扯著他拼命搖晃。

    小家伙很不舒服,想了想背出子熏的手機號碼。

    林瓏如獲重寶,第一時間撥出號碼,“想要你兒子平安歸來,準備一億現金,只準你一個人過來,并帶上我的兒子。”

    小家伙的耳朵豎起來,她的兒子?落在媽咪手里了?

    不愧是他的媽咪,好聰明!

    子熏好不容易等到這通電話,緊張萬分,“讓我兒子跟我通話,我要確認他是否安好。”

    林瓏將小家伙扯過來,小家伙皺了皺眉頭,被扯的好痛啊,“媽咪,我很好,不要擔心。”

    聽到兒子熟悉的聲音,子熏的鼻子一酸,眼眶都紅了。

    “我馬上過來,不要傷害我的兒子。”

    就算要她的性命,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拱手送上去,只求換得兒子的平安。

    林瓏一把推開小星宇,惡狠狠的吼道,“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讓你的兒子陪葬。”

    她沒想到他們下手這么快,不僅找到了她,還將她的背景翻了個底朝天,甚至將她的兒子控制起來。

    她終于意識到,她在跟一個多么強大的人為敵。

    但是,她沒有選擇的余地。

    “好。”

    現金很快準備好了,子熏二話不說,帶上兩個裝錢的箱子出門,赫連昭霆攔住她的去路,“子熏,你不能去,我去。”

    子熏搖頭拒絕了,“不,她指名要讓我去。”

    事關兒子的安危,她不敢有半點馬虎。

    赫連昭霆也很堅持,“太危險了。”

    子熏擔驚受怕,整個人的情緒緊繃,隨時都會爆炸。“再危險,我也得去。”

    “子熏,你聽我說……”赫連昭霆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不光是敲詐,可能還有后招。

    他幾次阻止,引的子熏徹底炸毛了。

    “走開,不要攔著我,他是我的兒子,唯一的兒子,你不心疼,我心疼。”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煩的要命。

    赫連昭霆的臉色大變,不敢置信自己聽到的話,她這是什么意思?

    子熏顧不上他,將錢扔到后備箱,讓那個瘦弱的孩子坐在副駕駛座,二話不說開車出去了。

    她沒有意識到自己有什么不對,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救回自己的兒子。

    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能阻止她奔向兒子的腳步。

    赫連昭霆怔怔的看著遠去的車子,一顆心劇痛,心灰意冷。

    一路上,子熏按照電話里的指示,不停的改變位置,在城中轉來轉去,轉到最后,出了城,向郊外開去。

    三個小時后,她開車到了一個荒涼的地方,原來是一個商貿區,但中途停工廢棄,成了著名的鬼城,深更半夜,沒有人煙,路邊沒有路燈,漆黑一片,挺嚇人的。

    一座三屋樓的商鋪開著燈,子熏將車穩穩停下,拎著兩個密碼箱下車,一手拎著林功的衣服,一步步走進去。

    門開著,林瓏高挑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子熏冷冷的看著她,“我把你兒子和錢都帶來了,我的兒子呢?”

    林瓏的視線落在兒子臉上,林功的臉色蒼白如紙,眼神呆滯,像失魂般。

    她的心口一堵,不敢多看他的臉,“先把錢拿過來。”

    子熏著急的目光在室內亂轉,人呢?在樓上嗎?“先放了我兒子。”

    林瓏的態度很不耐煩,也很生氣,“你沒有選擇的余地,要么放下錢,要么立馬滾。”

    子熏眉頭一皺,猶豫了一下,“好,錢給你,林功……”

    她看了看身邊的孩子,他從一開始問了幾句后,一直保持沉默,小臉白的嚇人。

    這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哎,有這樣的母親,真不好說是好事。

    “他先留在我身邊,等我見到星宇后再交換。”

    林瓏的眼神一冷,冷嘲熱諷,“你有的選嗎?”

    她居高臨下的語氣,讓人很不舒服。

    子熏忍著氣跟她周旋,“那你呢?光有錢有用嗎?有些藥必須靠人脈才能弄到,你一個普通女人,根本弄不到。”

    如果是為了兒子的病,做出這樣的事情,她能理解,畢竟同是母親。

    但是,能理解,不代表原諒。

    如果是她,絕對不會這么做,用傷害別人的手段,來達到目的,真讓人不恥。

    自己的孩子是寶,但別人家的孩子也是寶。

    林瓏不但不軟化,反而更拽了,“這就不勞你操心了,我自有辦法,你可以走了。”

    她似乎有所恃,一點都不擔心。

    子熏的心一沉,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但腦子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出來,“你說話不算數。”

    林瓏冷冷一笑,寒氣入骨,“那沒辦法,你兒子在我手里,你必須聽我的,如果不想走,那就留下來。”

    子熏這才意識到一點,林瓏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將孩子還給她,沒打算交換。

    她急的快瘋了,怎么遇到這種不可理喻的人?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你是不是瘋了?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自己的兒子考慮,你要帶著生病的兒子流亡天涯嗎?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

    林功的臉色越來越慘白,嘴唇發紫,呆呆的站著。

    林瓏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沒關系,赫連大少會幫我的。”

    子熏呆若木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么?”

   &nbs
516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假 青海快3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一走势图 九龙开奖90660acom 时时单双-新疆时时开奖信息下 中国福利彩票快3开奖查询 新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3计划 票吉林时时走势图 开奖结果马会资料 欢乐炸金花游戏 长沙站街女大全 马博bet 河北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白姐全年资料大全 2019年时时彩20分钟开一期吗